關注:民間博物館頑強生長背后的資金困境(圖)

2018-05-08 09:48:43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工人日報   作者 :   黃仕強
http://www.crfqgu.tw/uploadfile/2018/0508/20180508095030561.jpg
圖為重慶民間博物館之一的巴渝名匾文化藝術博物館館藏一角。馬巖巖 攝

  剛過去的五一假期,來自海南的網友在微博上發布的一條視頻被“刷屏”。視頻中顯示的是重慶一處類似防空洞的場所,里面古代匾額林立,每一塊匾額背后都有耐人尋味的故事。然而門可羅雀,沒有游人。網友吐槽:在到處人滿為患的景點,難得還有這樣有底蘊但清凈的地方。
 
  這個地方叫“瀚匾園”,其實是重慶一座民間博物館。
 
  每年5月18日為國際博物館日。提及博物館,不少人會先入為主想到“大型”“氣派”“豪華”“雄偉”等慣有印象。事實上,還有一種博物館,沒有人山人海的參觀者,也沒有警衛森嚴的安保,可能只是一座宅院或者一間屋子,但其中藏品或許價值連城。擁有者不是某個公立機構,而是某個人——這種屬于一個人的藏寶庫,被稱為“民間博物館”。在重慶的山水之間,隱藏著眾多民間博物館,盡管小眾,不乏傳奇;缺乏資金,仍頑強生長。
 
  民間博物館再入公眾視野
 
  此前不久,民間博物館進入公眾視野,源于一篇名為《少年Ma的奇幻歷史漂流之旅》的文章。作者將在河北翼寶齋民間博物館的游覽見聞,在博文里娓娓道來,引發熱議。
 
  因為這篇博文,網友將關注的目光重新投向民間博物館,也記住了“翼寶齋”的名號。當然,是記住了罵名。這座民間博物館的眾多贗品令作者“大開眼界”,也“驚嘆不已”。博文字里行間處處可見吐槽語句。事實上,更早時候,著名收藏家馬未都就曾在博文中點評過翼寶齋——“這家博物館藏品多,國家博物館的漢陶說唱俑,他那里是銀的;宋代五大名窯他有四個展柜;直徑1.7米釉里紅元代大盤,能顛覆中國陶瓷史……”
 
  在中國各個城市,民間博物館已成為一道風景。一些城市甚至把這些帶著濃郁私人化標簽的地方列為旅游熱門地。
 
  比如,成都市大邑縣的建川博物館,就是一座有名的民間博物館。每天都有游客來此參觀。再比如,有著“中國民間博物館之鄉”美譽的昆山錦溪古鎮,曾被沈從文喻為“睡夢中的少女”,最多時曾聚集10多座各式各樣民間博物館。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3月,中國現有博物館4826座,民間博物館僅占10%左右。
 
  雖然數量不少,但近幾年,不少民間博物館越來越不受關注。人們更愿意將旅行目的地設為那些名聲更響的大型博物館。所以,當民間博物館因為翼寶齋的出現回到人們視野中時,其回歸未免也帶幾分“黑色幽默”。
 
  最終,這篇引發爭議的文章讓翼寶齋得到的是“撤消注冊證,閉館整頓”的下場。
 
  頑強生長背后的資金困境
 
  河北翼寶齋的命運戛然而止,還有很多民間博物館頑強生長,重慶大山大水之間,就有這樣的身影。
 
  長江之畔的歷史文化名城奉節,有一座“詩城博物館”,館主叫趙貴林,已年過花甲。趙貴林清楚地記得,賣掉房子那天,天空烏云滾滾,空氣里漫溢著悶熱。他心里卻是晴空萬里,神清氣爽,“因為有錢了,博物館又可以運轉一段時間了。”回憶起那段經歷,趙貴林口氣中略帶激動,又有一絲酸楚。
 
  趙貴林創建“詩城博物館”的想法起始于10多年前。2002年11月4日上午10時50分,“三峽庫區第一爆”炸響,10棟高樓轟然倒下。有著千年歷史的奉節老城向人們告別。硝煙散盡,趙貴林匆匆返回老縣城,在廢墟上埋頭翻揀起來,窗欞、磚塊……別人眼中的垃圾,成了他手中的寶貝。
 
  他決定建一座博物館,留下奉節的歷史文脈。“很多東西不可能全部搬遷走,我盡自己的努力,用不同的形式為后人留下一筆財產”,趙貴林面對中央電視臺《講述》欄目采訪時,如此說道。
 
  但建博物館是需要錢的。趙貴林開始到處湊款。縣政府在寶塔坪劃出幾畝地支持老趙。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也將“大東門民居風貌保護研究”作為科研課題,支持了20萬元。他又將自己的20萬元積蓄拿了出來、向親朋好友借錢,好不容易籌到80萬元。
 
  “詩城博物館”建成開館那天,趙貴林喜極而泣。最開始,博物館的確人氣很旺。當地人爭先恐后前來參觀,試圖尋找舊時老城的生活回憶。也有很多外地人慕名而來,甚至還有人組團來。但好景不長,博物館運營的高昂成本,很快就將趙貴林的喜悅一掃而空。
 
  “參觀的人越來越少,博物館也沒有正式列入旅游景點。運轉就花費巨大,也拿不出更多錢進行宣傳”,趙貴林面對著虧損上萬元的赤字,一籌莫展。不得已,他決定賣掉房產來維持博物館的運轉。
 
  但所有人都明白,這只能解決一時困境。
 
  和趙貴林遭遇相同的還有重慶中醫診所少林堂掌門人劉光瑞,他被人們熟知的身份是“名醫”,卻很少有人知道,他是民間醫藥和瀚匾園兩個博物館的館主。
 
  趙貴林維持一座博物館都如此艱難,掌管兩座博物館的劉光瑞,遇到的困難只會比這個更大。“一年所耗的費用高達百余萬元,全靠自己經營的中醫診所少林堂和其他項目來補虧。”劉光瑞清晰地記得,當初瀚匾園開館預展,僅有幾個旅游團隊前來,其他則是朋友介紹來的客人。
 
  即便是如此艱難,記者探訪過程中,卻沒有聽到這些藏寶人說過“放棄”。或許,在他們心中,藏品就是他們的愛人,而保存藏品的宅院就是一生的伴侶。
 
  人氣是成功的關鍵要素
 
  有的民間博物館頑強地堅持著,有的民間博物館卻不得不面對結束的命運。2001年年底,西南地區首家民營綜合類博物館重慶國友博物館悄然閉館。原因很簡單:資金跟不上。
 
  “資金”是每一個經營民間博物館的人都必須正視的。藏寶貝,需要錢;博物館建造,需要錢;博物館請員工,需要錢;博物館運轉,同樣也需要錢。記者在探訪過程中也隨機采訪了一些旅行者,很多人對民間博物館很感興趣,卻并不知道位置。沒有人氣,自然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自然沒有錢維持運轉。這就是重慶民間博物館面對的共性“怪圈”。
 
  如何增加人氣?成都大邑縣建川博物館帶來一種積極的啟示。
 
  這座投資數億元的民間博物館建有抗戰、民俗、藝術品和地震4大系列30余個分館。如此龐大的投入,怎樣謀生?館長樊建川給出的“法寶”是:做長產業鏈。樊建川將自己的博物館和旅游業相結合,建了茶鋪、文物商店、旅游紀念品商店、餐飲酒店等配套設施,使博物館有了“造血”功能。如此運轉模式帶來的收益很快就得到體現,“建川博物館一年的運營成本約2000萬元,而產業鏈帶來的收益則可以達到數倍”,樊建川說。
 
  “建川啟示錄”給重慶民間博物館館主們觸動很大。重慶三耳火鍋博物館館長聶贛如告訴記者,“游客既可享受一條龍的商業服務,又能欣賞館藏文物,這才是民間博物館最佳的發展模式。”而寶林博物館則嘗試探索“以館帶產、以產護館”的路徑。
 
  業內人士表示,不管民間博物館選擇怎樣的方式生長,人氣才是最關鍵,有了客流量才可能讓博物館真正“活”起來。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