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遺產數字化不能投機取巧

2019-06-14 10:48:45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中國文化報   作者 :   李綰心
  最近,浙江杭州南宋官窯博物館正式發布“當古窯址遇上AR新科技”產品。游客只需在移動設備上下載專門的APP掃描現場的導覽圖,就能一睹800年前的龍窯燒制場景。沉寂百年的古窯址,借助現代化的科學技術,又重新“活”了起來。
  
  文化遺產是人類共有、共享的精神文化財富,具有稀缺性、脆弱性和不可再生性。如何讓更多的人接觸文化遺產,近距離感受文化遺產的魅力?數字技術的迅猛發展,讓人們看到了解決問題的曙光。數字技術幫助我們撥開歷史的重重迷霧,帶領我們領略過去文明的輝煌。數字技術的發展,讓文化遺產不再是冰冷的、晦澀難懂的、“藏在深閨人不識”的狀態,而是生動的、有趣的,可以融入時代,走進大眾生活的。
  
  我國文化遺產數字化進程起步并不晚,幾乎與國際同步。20世紀80年代末,敦煌研究院率先在國內提出了建設數字敦煌的構想。此后,數字敦煌、數字故宮、數字圓明園相繼建成。2016年,國家文物局、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五部門聯合印發了《“互聯網+中華文明”三年行動計劃》,公布兩批示范項目,并與國際文化遺產記錄科學委員會合作開展了兩期文化遺產保護與數字化培訓班,標志著中國“數字技術+文化遺產”邁入了2.0時代。
  
  隨著我國文化遺產數字化的迅速發展,在文博領域涌現了大批優秀成果。有著千年歷史的敦煌莫高窟保存面臨多種問題,采用各種保護方式,都無法阻止其衰落。而數字技術的運用,為莫高窟的保存和資源共享提供了非常大的空間;陜西歷史博物館建成的面積約200平方米的數字博物館實體體驗館,展出從陜西省700多萬件文物中精選出的1000多件精品文物。觀眾觸摸屏幕就可以近距離欣賞文物,還可以點贊、下載心儀文物,增加了互動體驗的樂趣。
  
  文化遺產的數字化,不僅是讓文化遺產借助數字技術再次“重生”,更重要的是挖掘其新的生命力,使其形成新的價值,可以被更廣泛地延伸和利用,以全新的模式迎接新的機遇與挑戰。比如湖北省博物館依據湖北隨州出土的2600多年前的妝奩底部的漆畫作品原始資料制作動畫短片,并出版了同名的填色圖書,鼓勵觀眾用畫筆跟古人對話;數字圓明園通過對消失的文化遺產圓明園的復原研究,形成了數字圓明園原創IP ,并以此為基礎研發了產品線,涵蓋了數字展演、文創產品等領域,展現了從文化價值的挖掘研究到IP打造再到產品化運營的全產業鏈范例。
  
  值得提醒的是,文化遺產數字化的過程,必然不可以是一個走捷徑、投機取巧的過程,反而必須要有強大的學術支撐。文物原來是何種模樣,需要進行全方位的科學研究考證。文物內涵該如何進行數字化闡釋,也需要進行深入挖掘,以及多學科的交融互動。正是因為前期充分的研究、投入、轉化,才能有震撼的數字化成果,才能帶給觀眾親歷感、參與感,使觀眾在體驗中建立知識鏈接,并引發情感共鳴,增強文化自豪感和自信心。
  
  我國文物資源極其豐富。據文物普查的統計數據,目前,全國可移動文物共計10815萬件(套),不可移動文物共766722處。豐富厚重的文物資源意味著繁重緊迫的數字化工作。只有充分運用云計算、大數據、互聯網和物聯網等技術,加快文物的數字化進程,才能讓更多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