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產劇創作正期待下一個風口

2019-06-14 11:05:51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北京日報   作者 :   李夏至
  原標題: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參展商觀望情緒濃厚,現實主義題材受熱捧——
  
  國產劇創作正期待下一個風口
  
  正在舉行的第25屆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將于今天晚上以白玉蘭獎的揭曉正式宣告收官。作為一年一度國內影視行業發展的“風向標”,上海電視節顯示著國產影視的發展境況起起伏伏。通過四天的觀察,記者發現經歷過陣痛式調整的國內影視行業,正在慢慢復蘇,如何迎接下一個風口,成為大家當下最為關心的話題。
  
  市場冷清依舊
  
  “蟄伏觀望”是多數
  
  根據官方數據,今年的電視節共吸引了海內外超過200家影視公司設展,展商包括影視劇公司、播出平臺、影視基地、技術服務公司等。從參賽參展數量來看,2019上海電視節共收到中外參賽作品近千部,相比去年的800多部有明顯增長。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總量的增長很大程度上來源于海外作品的增長。據介紹,今年有37部來自“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劇目,報名參加白玉蘭獎海外劇評選。
  
  走進上海展覽中心也會發現,在主館兩側的核心展區,除了迎接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和“一帶一路”主題展區之外,上下兩層的展區一線影視制作公司屈指可數。雖然展區內不少公司的展臺面積巨大,設計精美,但大多是新文化、華策/克頓、上海文廣等本地和周邊企業,即便有少量外來影視展商占據重要位置,也是騰訊影業這類“財大氣粗”的影視行業新軍。過去曾在上海電視節扎堆兒的全國重點影視公司,今年幾乎都未在主展區設展。一家來自江浙地區的影視公司宣傳負責人透露,往年該公司都會在主展區設展臺,宣推公司的重點影視項目,但由于待播項目懸而未決,公司新開機的項目也是一拖再拖,因此公司放棄設展,僅保留了酒店商談的常規參展方式,而這也是此次上海電視節大多數中小影視公司的選擇。
  
  題材困惑在繼續
  
  主旋律成大熱門
  
  上述中小影視公司的選擇反映了當下國產影視行業的普遍狀況。自影視行業政策調整,熱錢投資退卻,整個行業進入深度供給側改革以來,國產影視劇產量從過去的狂飆突進逐漸減速,“限薪令”出臺后平臺收購價格下降,播出政策收嚴也導致影視劇排播變數較多。曾經靠“走量”來支持企業運營的中小影視公司,大多數急于將手頭待播的項目“清理庫存”,而對于新開機的項目大多持觀望狀態。
  
  去年以來,什么樣的電視劇能順利播出,成為影視界最為關心的問題。古裝劇、玄幻劇和經典翻拍劇,目前已成為業內公認的題材難點。現實主義題材影視作品受推崇,再加上新中國喜迎七十華誕,相當多一批反映歷史發展沿革的現實題材作品出現在市場上。
  
  以此次上海電視節為例,多家影視公司公布的重點片單均打出了現實題材的大旗,像耀客傳媒推出《賣房子的人》《特戰榮耀》,檸萌影業發布《小舍得》《獵狐》《二十不惑》《三十而已》,華策集團主推《絕境鑄劍》《外交風云》《覺醒年代》《追光者》《平凡的榮耀》,騰訊視頻圍繞“我們的70年”這一主題,更是儲備了近百部精品內容。
  
  “過去我們對主旋律的定義有些偏頗,其實,用溫暖的筆觸謳歌時代、謳歌人民的作品才是當下的主旋律表達。”作為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電視劇單元評委會主席,導演高希希解釋主旋律的內涵。此次入圍白玉蘭獎提名的電視劇作品中,《都挺好》《大江大河》《正陽門下小女人》《最美的青春》《歸去來》《那座城這家人》幾乎都是現實題材的主旋律作品,它們不僅創新了主旋律內容的表達,而且展示了現實主義創作的多樣性。
  
  題材紅利未必準
  
  做劇需要正能量
  
  現實題材的扎堆兒,某種程度上是影視公司在追求更為穩妥的“保底項”。但現實題材作品一窩蜂扎堆兒而上,就一定能產出高質量的影視劇精品嗎?《破冰行動》導演傅東育不以為然,在他看來,題材從來都不是局限影視人創作的壁壘,在他創作《破冰行動》前,業內普遍認為緝毒劇的尺度有限,需要突破題材的局限才能有所作為。“但《破冰行動》的成功恰恰并不在于題材的突破,而是我們真正做到了類型化的拍攝,從運鏡的手法、剪輯的節奏和敘事的調整來實現這種類型化。”他說。
  
  慈文傳媒首席內容官馬中駿也認為,“現實主義題材”和“現實主義創作”這兩個概念需要厘清,“不是所有的現實主義題材都能叫現實主義創作。”據他介紹,這兩年現實題材受捧,直接導致了現實題材小說的版權費水漲船高,“稀缺資源大家自然要搶”,但真正優秀的小說本身并沒有那么多。業內往往認為,只要拍攝現實生活就能以題材的紅利來置換播出和賣劇,也是一種明顯的誤區。
  
  對于業內普遍認為已成“深坑”的古裝劇,馬中駿反而認為政策調控并不意味著“古裝劇不能做”,而是“要做什么樣的古裝劇”。他認為,對古裝劇的調控會存在相當長的時間,武俠劇的翻拍也會被控制,還是因為市場的過度消費。“只要你的價值觀正確、傳遞出正能量的表達,古裝正劇依然可以拍。對現實有觀照,帶著現實主義創作態度的古裝正劇,政策不但不會限制,而且會給予支持。”《因法之名》編劇趙冬苓也表示,其實不應該把題材的正當調控視為洪水猛獸,“《因法之名》是對冤假錯案進行平反的故事,從題材限制來看根本沒法播出,但這個本子之所以能通過,是因為審核部門能看到你的用意是一個積極的心態,是以客觀的態度去反映歷史進程,這樣的題材突破并沒有受到阻礙,反而是一路通行。”趙冬苓說,對如今的影視劇從業者來說,真正需要端正的是做劇的心態,“我們一直在講如何過冬,其實擁抱春天,還是要從自己做起。”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