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網紅街”,老城續芳華

2019-06-14 11:14:31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新華日報   作者 :   
  初夏悄至,綠樹掩映下,揚州皮市街上人來人往。古巷深處,民居改造成的店鋪里不時飄出幾句詩人的吟誦,讓慕名來到這條“網紅街”的人頓時來了精神。
  
  皮市街所在的揚州老城已有幾百年歷史,如今處處洋溢著新時代的氣息,春筍般涌現的書房、畫室、茶肆,把老城的許多街巷變成“網紅街”。這里的一草一木、一居一鋪,到居民幸福的笑臉,老城仿佛定格在“最青春”的一刻,難怪眾多“打卡”客直播感嘆:“從沒見過這么年輕有活力的老城!”
  
  “文化+”讓老街重現活力
  
  在皮市街的一點光咖啡廳里,大學生嚴嘉鈺正與誦讀愛好者們分享一首詩歌。這樣的文藝雅集在揚州老城幾乎天天都有。畫室、書房、茶肆等文化設施,如今是揚州老城最“紅”的地方。
  
  “我就是皮市街的居民,老街改造后,我開了一家民宿,也是皮市街上的第一家民宿客棧。”小舍藝術客棧的主人劉胡玲熱情地領記者進屋參觀,經主人裝飾,客棧保留了老城沿街民居上居下鋪的特色,內部經過文創修飾,文藝而溫馨。
  
  面朝窗外古街,劉胡玲打開了回憶。20年前,揚州老城由于基礎設施陳舊、居民大量外遷,皮市街等老街巷一度凋零衰敗。2006年起,揚州開始推進老城改造。說是改造,但不是拆了重建,而是在盡量不動遷居民的前提下,整治提升老城街區的基礎設施。改造后,皮市街不僅煥然一新,街面還最大程度保留和恢復青磚黛瓦馬頭墻的歷史風貌。“當時政府出臺政策,支持老街居民破墻開店。”看到來逛皮市街的人越來越多,劉胡玲將自家小院拾掇成民宿,并以此為業繼續在老城生活。如今,這條街上已有蘑菇堂、邊城書店、浮生記等一眾網紅店。“仿佛看到小時候那條熱鬧的皮市街。”說到這,劉胡玲眼里閃著光。
  
  離皮市街1公里的仁豐里,是老城“網紅街”的后起之秀。近兩年,仁豐里所在的汶河街道將老舊閑置房屋整修,再以優惠政策招引“文化+”業態入駐,短時間就云集格桑花等一批文藝工作室。
  
  “老城改造,精髓在復興。復興最關鍵的就是恢復老城安家置業的功能。”揚州市廣陵區汶河街道辦事處主任郭一金說,仁豐里的復興之路,正是以基礎設施改造提升為基礎,通過構建符合老城氣質的“文化+”產業,讓老街重現活力。現在的仁豐里,居民樂居,商戶樂業,游客樂游,魅力四射。
  
  “口袋公園”裝進居民“大幸福”
  
  “只有居民樂居老城,老城才能保有持續發展的動能。”在揚州,老城改造者們普遍認同這一理念并付諸實踐,因此,揚州十多年來一直堅持改造提升老城的居住環境,讓老城留住居民,讓居民成為助力老城復興的活力因子。
  
  吳萬鳳今年77歲,她在顧莊小區已住16年。過去,小區亂搭亂建的違章建筑多,私家車隨意擺放,臟亂差的小區環境一度讓吳萬鳳不喜歡出門。2017年,顧莊小區迎來老小區改造,不但小區環境煥然一新,還成功引進物業公司,專人打理小區環境。現在,吳萬鳳每天都會到小區空地上走走,“家門口干凈,環境好,心情也好。”
  
  在揚州老城,大部分居民區因建造年代久遠,都面臨房屋結構老化、居住環境較差、基礎設施不完備等問題。揚州從2006年起,每年都會安排改造一批老舊居民區,提升居民生活的品質。尤其對房屋年代久遠、人均收入較低的古城,該市還制定專門政策,鼓勵扶持古城居民一起參與改善生活環境。
  
  68歲的張厚坤打出生就住在皮市街,然而在20年前,由于磚瓦結構的老房子滲漏嚴重,他曾一度搬到新城住進樓房。“8年前政府出政策,允許居民在政府指導下修繕老城民居,并且還給補貼,于是我就搭了這趟車,不僅將老房子修繕一新,還增添了衛生間。”5年前,老張夫婦又搬回老房子,找回“老感覺”。
  
  揚州廣陵區老城面積最廣,到今年,僅該區就已綜合整治老舊小區163個,背街小巷443條,直接受益住戶10.3萬余戶。結合揚州的“公園城市”戰略,廣陵區還在老城內見縫插針布置起“口袋公園”,為老城錦上添花。
  
  “以前這是廢棄的揚州時裝廠,因為建筑遮擋,我家一整天曬不到太陽。”對比過去,家住新倉巷的陳廣英更覺得現在的生活甜蜜。就在前年,廢棄廠房拆除后被改造成公園,現在他每天都會去公園健身。
  
  通過整治違章建筑、垃圾堆等騰出空間,揚州老城區內現已建成20多座“口袋公園”,成功解決了老城公共空間和綠化稀少的問題,“小口袋”裝進老城居民的“大幸福”。
  
  “家門口服務”讓生活有“溫度”
  
  “老城復興,居住條件改善是硬件,社區服務提升就是軟件,缺一不可。”揚州廣陵區曲江街道文昌花園社區黨委書記鄭翔帶記者走進一座建在小區里的老年公寓。在賓館式的房間里,楊金保老人桌上一張嶄新的結婚照引起大家的興趣。“這是今年情人節,公寓給我們拍的,沒想到老了還能拍結婚照。”楊金保捧著照片說,自從住進老年公寓,生活變得豐富多彩了。
  
  老城的一大特點是老年人口集中。鄭翔告訴記者,服務好老人,老城的服務體系才合格。文昌花園社區60周歲以上的老年人達2500多人,養老是社區的頭等大事,而養老不能光管衣食住行,還要有精神生活,所以他們把老年公寓建在小區里。這與福利院、養老院最大的不同,就是保留了“家”的生活方式,老年人出了公寓就是小區,可以和社區居民打球、唱歌、跳舞,感覺跟在家一樣。
  
  今年以來,頤養社區建設正成為揚州老城推進居民服務的新引擎。以廣陵區為代表,現在部分社區已實現為老年人提供“身邊、床邊、周邊”的專業養老服務。老年人不便在家做飯,子女可通過手機在社區“中央廚房”點餐,再由志愿者配送至助餐點或老人家中。患有慢性病的老人戴上社區配置的手環,可在社區醫院得到身體狀況的監控和跟蹤指導。
  
  位于老城核心且旅游業繁盛的東關街道,則把社區服務細化到更廣的人群。東關街道的轄區被劃分成71個網格,2360名網格員隨時待命,一個信息管理平臺加一批服務點,可隨時服務居民和外來游客。通過信息化的服務系統,只需一個呼叫,街道就可把志愿服務送到居民和游客的身邊。
  
  “老城不老”,是眾多專家學者和蹲點記者在調研揚州老城后的感受。而“不老”的秘訣,就藏在老城街巷之中。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