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簸箕村”的琴棋書畫

2019-10-15 10:44:42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山西省洪洞縣韓家莊,是汾河西畔一個古村,相傳舜耕歷山、堯王訪賢的故事發生在這里,更以千年傳統柳編業聞名,有“簸箕之鄉”的雅號,又稱“簸箕村”。
  
  國慶節前夕,筆者走進韓家莊,尋古探幽看柳編。在老宅深巷里、古樓殘殿前,巧遇“文人四友”,別有情趣。
  
  村琴悠悠
  
  簸箕村南有座元代菩薩廟。琴聲悠悠,從廟西側老宅門里飛出來。循聲而去,宅院里,5位“夕陽紅”載歌載舞,還有一人在拉小提琴。腳下一方地毯,鋪到菜畦旁。西紅柿幾架,果累累,大蔥兩溝,綠汪汪。
  
  琴手王蓮英,小學二年級輟學,乘著改革開放春潮涌進臨汾古城,在文化宮前擺飯攤。置了房子買了車,如今又進入老年大學當學生,認識了簡譜、五線譜,買了小提琴,圓了兒時音樂夢。
  
  王蓮英奏琴,五鄰居唱歌,排練女聲小合唱《我和我的祖國》。藍色地毯、金絲絨連衣裙演出服,都是王蓮英網上購買。演出服初次上身,老姐妹們比穿嫁衣還要興奮。村里正在鉆井修路,等到井出水路竣工,她們就要盛裝登臺,參加慶賀演出。
  
  鄉棋步步
  
  天神廟里,二郎殿前,當頭炮一響,盤頭馬便上。放下鋤把,拈起棋子,三局兩勝,輪番上陣。飯時已過,仍在拼殺。
  
  全村一盤棋,再難不散離。原先在村口玉皇樓洞里擺陣,重修古樓時,移至張月喜家福字門庭。張家新買了車,門庭成了車庫,只得移營再戰。
  
  年近古稀的李天蘭尋思:老搬家不是常法,得弄個窩。一個人走進村西天神廟,拔草清場地,搬磚壘棋臺。換了大棋子,畫了大棋盤,想了想,又買了幾個小馬扎……
  
  根據地有了,來的人也多了。下棋的,看棋的,還有一旁聊天的,棋場也是新聞交流場。這里正馬踩車,廟外響起鞭炮聲。韓北鎖問,誰家又買了小車?提著簸箕轉進廟里來下棋的韓小龍說,南頭一家的兒子考上大學,去魁星樓燒香還愿。
  
  書藏家家
  
  古香古色老宅門,是前清秀才韓鐘靈的舊居,易地重修風采依舊。門楣楹聯,書香濃郁。宅門連著廂房,廂房掛著圖書館銅匾。圖書館里,書冊滿柜,幾名讀者面前鋪展著一本《韓家莊村志》,這是今年8月下旬才出版的新書。管理員正與鄰村一名讀者細細解說柳編一卷。
  
  管理員叫李興才,40來歲,高級電工。他將順口溜《古村賢人多》托人轉給村志編輯,與村人韓三穴的順口溜《唱戲》、張玉桐的追憶《老拳師張秀德》、韓北元的《打井記》等一起收編入卷。以文會友,李興才成為村志編輯部新人,不怕苦不畏難,虛心學搶著干。爬房上廈,尋覓梁上字墨。上網連群,征集古件文物。沿門逐戶,核實每戶信息。
  
  《韓家莊村志》是古村頭一部村志。精裝本厚厚一冊,有3斤來重。家家寫進志中,戶戶都有位置。村里事,村人寫,村人讀。一戶一冊,贈書于民。洪洞縣圖書館設分館于村,聘李興才為管理員,他熱心公益,激情愈高。
  
  畫慶歲歲
  
  簸箕村北翼長巷深處,是一座安靜馨謐的五孔磚窯院,人稱“書院”。
  
  走進窯里,四周懸字畫。炕上鋪苫粗布格格單,炕下置一寫字臺,王韓生正執筆寫鑼鼓老譜。筆架一側,靠墻放著一支紅纓長矛,格外醒目。忽見客來,他喜呼妻子:“快!好月餅好蘋果端上來。”
  
  王韓生年過半百,敦敦實實,滿面紅潤。他的書法遠近聞名。古樓老廟貼著,舞臺學校掛著。結婚喜帖、殯葬挽幛、新年春聯,都請他寫。洪洞“三月三走親”是國家級非遺項目,韓家莊是“走親”必經之地,迎送慶典格外隆重。一街兩行五顏六色的標語,皆由王韓生負責,勿用吩咐,三天前編妥,兩天前寫妥,前一天貼妥。年年如此,歲歲更新。
  
  問起紅纓長矛,王韓生說:“爺爺十八般兵器皆會,只有這一件,連套路傳給父親,又傳到我輩。寫字困了,操槍練練,換換腦子。”
  
  編過簸箕、握過镢把、習過金槍的粗手,落筆透紙,入木三分。文武皆修,相得益彰。臨汾市書法協會接納他為會員,村志人物卷中專列一條他的介紹。
  
  我問村人,王韓生明明寫的是字,你們何以稱畫?村人說,字中帶畫,龍飛鳳舞,比畫兒還好看,我們喜歡。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