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一座險些滑下去的古剎

2019-11-18 10:09:11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北京晚報   作者 :   張驁
  原標題:經受住13個雨季的考驗 戒臺寺滑坡危險已消除
  
  拯救一座險些滑下去的古剎
  
  說起位于門頭溝的戒臺寺,京城百姓都不陌生。這座始建于隋朝開皇年間的寺院距今已有1400多年歷史,以“神州第一壇”和奇松著稱,每日游客絡繹不絕。可是,細心的人會發現,在寺院的外墻和殿宇間,依稀可見被填充過的痕跡。這次填充源于發生在2004年7月的戒臺寺滑坡。當時,由于連降暴雨,寺院百分之七十的建筑都有滑坡的危險。經過搶救性施工,滑坡于2006年9月底被基本控制。如今,經歷了13個雨季的考驗,戒臺寺滑坡治理工程宣告圓滿成功。
  
  古寺裂開千米長的“大口子”
  
  中鐵西北科學研究院副總工程師王楨第一次來戒臺寺,還是十幾年前。但他當時到寺院的目的并非上香參禪,而是拯救這座即將“滑”下去的古剎。
  
  “當時寺院正在進行千佛閣的復建工程,發現有柱子底座滑落了,開始以為是千佛閣本體出現了沉降,并沒有聯想到大面積滑坡。”王楨說,讓他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寺院由西向東產生了一條“大口子”,貫穿了千佛閣、大悲殿、大雄寶殿等主要建筑,最大裂縫寬度達40厘米。
  
  經過測量,搶修人員驚訝地發現,戒臺寺滑坡區域南北長1200米,東西寬450米,滑坡體積約為920多萬立方米,規模巨大。王楨告訴記者,2005年春節剛過,他帶領隊伍勘察時發現,在一處40多米深的裂縫中還冒出了熱氣,將地面覆蓋的冰雪都融化了,滑坡變形的最大位移達到了每日7毫米。
  
  “當時的戒臺寺就像坐在一艘小船上,隨時都有整體滑落的危險。”王楨說。為了拯救戒臺寺,王楨和中鐵西北科學研究院“戒臺寺滑坡治理”項目組的工程師們化身古剎守護者,制定了搶險、加固、保寺等一系列工程。首當其沖的,就是讓戒臺寺不再繼續開裂。
  
  想要制止每天7毫米的開裂和位移,就要把滑坡的山體固定住,王楨帶領著隊員們沿著1200米長的“口子”勘測、檢查,終于發現了寺院外側四個薄弱點位,于是當機立斷決定采用“點穴”的方式阻止滑坡。“所謂點穴就是在容易繼續開裂的薄弱點位打上錨索和地梁,再和錨索墩群固定在一起,對開裂處形成牽拉和收緊。”王楨解釋說,錨索和地梁就像一個骨折的人需要在骨折處打入的“鋼釘”,而錨索墩群就像“鋼板”,二者搭配使用才能安全有效。
  
  辦法不錯,操作起來卻不容易。由于滑坡面最深處距離地面有47米,每打一根錨索和地梁,王楨和工程師就要進入地下,確保打牢、打穩,最深的一根,居然打到了地下64米。每次從地下上來,王楨的臉上、身上都掛著一層土,有時候鼻孔和嘴里也不能幸免。
  
  就這樣,從2005年4月搶修開始,直到2006年9月二期“保寺”工程結束,搶險隊先后完成了35根抗滑樁、673根應力錨索、58根地梁的施工以及裂縫注漿、改造排水溝等多項工程,最終將滑坡變形的每日最大位移由7毫米控制到0.02毫米,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修繕后安全度過了13個雨季
  
  按照建筑施工的一般規律,只要在兩到三年內沒有發生明顯形變、垮塌和二次滑坡,這次填充即可宣告成功。可是,王楨和中鐵西北科學研究院“戒臺寺滑坡治理”項目組的工程師們卻遲遲沒有下這個結論。
  
  戒臺寺滑坡治理究竟還需要怎樣的檢驗呢?那就是極端天氣的考驗。王楨說,盡管一切指標都無可挑剔,但對于文物,特別是戒臺寺這樣的千年古剎來說,只有在極端天氣下不再出現滑坡和次生災害,才能證明工程的質量。
  
  2012年7月21日,北京地區遭受了六十多年不遇的強降雨,當所有人都對戒臺寺信心不足的時候,王楨心中卻另有打算。
  
  “我當時就想去觀測一下,盡管心里也很緊張,但我對我們的搶修加固工程有信心。”當年8月3日,王楨和一位同事一起趕到戒臺寺,到了現場就投入到觀測和勘察中。他們沿著曾經的裂縫走了一趟又一趟,俯下身去仔細看,用儀器量,驚喜地發現每日最大位移仍然控制在0.02毫米左右,并未擴大,王楨的底氣一下就足了。
  
  他馬不停蹄地來到山坡上,發現設置的錨索墩沒有松弛現象,錨索、地梁也沒有斷裂。寺院停車場處的擋土墻、抗滑樁、間擋墻以及寺院北圍墻坡腳處的擋墻均未見開裂和變形跡象。更讓王楨高興的是,寺內大雄寶殿南山墻、后山墻、牡丹院與真武殿間圍墻上的老裂縫填充部分都完好無損,沒發現有新的裂縫產生。
  
  “戒臺寺經受住了極端天氣的考驗,我們的滑坡治理是有效的。”王楨脫口而出。經過兩天的勘測,十幾頁的數據和報告擺在了相關領導的桌上,這一次的考驗,催生了寺院修繕的信心。
  
  “千佛閣就是戒臺寺的心臟,如今滑坡治理初見成效,就應該抓緊重修千佛閣。”戒臺寺景區相關負責人說。于是,歷經三年整修,寬21米、進深24米、高30米的千佛閣終于在2015年宣告竣工,盡管一些細節尚在打磨,這處戒臺寺的標志性建筑有望于未來一兩年內重新開放。
  
  滑坡得以控制后,戒臺寺陸續進行了大規模修繕,包括山門殿、天王殿、鐘鼓二樓、彩繪旗桿等都已經修繕完畢,主殿內全部鋪了金磚;大雄寶殿內的文殊、普賢、釋迦牟尼、觀音等塑像,也由過去的泥塑改為銅像。
  
  從戒臺寺搶修加固完成至今,已經過去了13個雨季,王楨的鬢角也出現了白發。每年,他都會習慣性地到寺內走一走,看看曾經的裂縫處,摸摸錨索和地梁,與負責監測后續情況的同事們一起觀察比對,測繪各種數據。
  
  慶功會“不需要再等待了”
  
  “按照周期,經過極端天氣考驗后,已經過了12年,可以宣布戒臺寺滑坡治理工程圓滿成功了,其實我們已經延后了很長時間。”王楨說,今年年初時,他心中就有了這個念頭,就想等到第13個雨季過后,找機會正式宣布。
  
  可是,6月份的一組數據讓原本胸有成竹的王楨一下子沒底了,“一組自動收集的遙感數據顯示,有一處監測點滑坡增加了10厘米,我馬上就帶人趕了過去。”王楨說。
  
  來到現場,經過一番監測,王楨發現這組數據似乎并不準確,“這處監測點一共有四個點位,只有四個點位數值都變動了才能證明存在滑坡可能,但是只有兩個點位數值有波動,并且四個數值并沒有呈現聯動的趨勢。”雖然監測數據存在問題,但王楨心中的疑慮仍然沒有打消。59歲的他不顧路途的勞累,隨即帶領著3名同事展開了全方位、地毯式的檢測,目標就是要把每一個點位,每一處錨索都查一遍,確保萬無一失。
  
  天黑下來了,山風吹得大家有些打顫,可是他們心里裝的全是古寺的安危,絲毫沒有要停下腳步的意思。就這樣,王楨和同事們連續檢測了5天,每天的手機計步器數值都可以輕松超過三萬步。終于,那一組自動收集的數據被證明出現了誤差。王楨帶著一口袋測繪數據,放心地回到了辦公室。
  
  “不需要再等待了,各項數據都證明,經過了13個雨季考驗的戒臺寺是合格的,滑坡治理工程圓滿成功了。”王楨激動地說。如今,再次踏上這座千年古寺穩穩的石階,欣賞清晨照進寺廟的第一縷陽光,王楨放心地拿出手機,在“自在松”前拍上一張。信步走在寺內,他仍會在各個監測點駐足,撫摸早已填平的裂縫,仰望山坡和大殿外側的錨索與地梁。
  
  “十幾年了,都習慣了,只要戒臺寺能夠安然無恙,煥發青春,我們的努力和付出就是值得的。”王楨說,盡管滑坡治理工程成功了,后續的維護和監測人員并沒有離開,他們將繼續扎根戒臺寺,為這座千年古剎保駕護航。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