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物隊”在國外修文物

2019-11-18 10:11:44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北京晚報   作者 :   劉冕
  原標題:赴柬埔寨修復吳哥神廟 到法國修復巴黎圣母院
  
  “中國文物隊”在國外修文物
  
  最近,中國文物專家將赴法國參與巴黎圣母院修復的新聞成為焦點。人們為之自豪的同時,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的文物專家們已經在柬埔寨、塞爾維亞、烏茲別克斯坦、尼泊爾等地參與當地的考古、文物古建修繕和研究項目。
  
  靠著響當當的技術,扎扎實實的文化底蘊,“中國文物隊”正在成為一張金字招牌,展示著文化遺產大國的國際擔當。
  
  “中國隊”巧手匠心
  
  復原吳哥古跡
  
  “中國文物隊”在國外絕不是一夜走紅,靠的是一磚一瓦的積累。世界文化遺產吳哥古跡是最好的見證人。
  
  1993年,柬埔寨王國政府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共同發起了“拯救吳哥古跡國際行動”。經過前期考察等,1997年,國家文物局選定吳哥的“周薩神廟”(Chau Say Tevoda)作為修復對象,委托中國文物研究所(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前身)正式組建了“中國政府援助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工作隊”。
  
  這座神廟位于吳哥王城東門外,是吳哥古跡中一座較小的寺廟。當時中國剛剛打開國門十幾年,參與國際合作項目的經驗很少。而且吳哥古跡現場都是巨石建筑遺址,中國的傳統建筑則多數以木結構為主,很少有相關方面的經驗。柬方對有關周薩神廟所能提供的信息更是近乎為零,既無文字,也無圖紙,更無照片,甚至對神廟最終維修達到什么要求也沒有明確說法。
  
  一邊,“中國隊”所能看到的,是一片雜草叢生的廢墟和滿地的建筑構件,大部分建筑已經倒塌,其中的6座建筑只剩殘垣斷壁。另一邊,近30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工作隊在吳哥同場“競技”。其中,法國已在暹粒成立專門工作部門近百年,是當之無愧的領跑者;日本國際合作局組織東京大學、早稻田大學及多個工程公司承接了規模宏大的巴戎寺;印度承接了塔布隆寺;新西蘭啟動了“吳哥參與性自然管理資源和生計項目”……
  
  就是在這種環境下,“中國隊”按照國家文物局批準的“搶險加固為主,對個別有條件的單建筑進行修復”的原則,邊拼對、邊設計、邊施工,盡可能多地使用原構件,體現文物的真實性和完整性。
  
  在文物專家的妙思巧手下,南門的山花、頂樓得到歸安;東門險情徹底排除,山花得到歸安,精美的墻面雕刻在施工過程中無任何損壞;維修前僅剩基座的南藏經殿在維修后除屋面外所有結構部分歸安原位。
  
  中國傳統技術原理
  
  解決修繕大問題
  
  2000年,法國研究吳哥的著名教授馬里蘭·吉多說:“中國工地的組織管理和維修技術,在吳哥的保護中是最好的隊伍之一。”中國的文物保護理念、技術和方法以及實踐獲得國際層面的檢驗、認可和推廣。
  
  相較于周薩神廟的修繕,“中國隊”開展的柬埔寨茶膠寺修繕水平又上了一個臺階。據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副院長、茶膠寺項目總負責人許言介紹,在正式開工前,工作隊先花費4年時間組織了全面的前期研究工作,先后完成17項研究報告,主要涉及建筑、考古、結構工程、巖土工程、微生物等諸多學科。
  
  除了秀手藝,科技也成為“中國隊”的絕活兒。修復過程中,中方專家按照原址畫出圖紙,再用電腦模擬計算渲染出3D圖,再在散亂的石碓中尋找對應石塊,完成龐大規模的“拼圖游戲”。
  
  古人的科技也在修繕現場解決了大問題——工作初期現場不具備使用吊車條件,中方專家運用中國傳統技術原理,現場制作了架桿、吊高設備,順利將重達數百公斤至數噸的石塊運到基臺上。
  
  中國在茶膠寺的修復中所遵循的最小干預原則、不改變文物原狀原則、試驗先行原則、研究與修復并重原則并稱為吳哥保護的“中國模式”。尤其是中國在修復工作的高效率得到柬方政府的高度稱贊,柬埔寨吳哥古跡管理局希望各國工作隊在這一點上向中國隊學習,許言等6名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文物專家先后獲得柬埔寨王國政府頒發的“騎士勛章”。
  
  去年,中柬建交60周年,茶膠寺文物保護修復工程竣工。“中國隊”又接了個大活兒——王宮遺址保護項目。這是吳哥考古公園核心區域,是高棉王朝政治文化生活的中心。通過20年兩處吳哥古跡的修復工作,中國文物工作者在吳哥古跡保護的國際舞臺逐漸由小心翼翼的“跟隨者”成長為國際事務的“參與者”。中國與印度還被確定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柏威夏寺國際協調委員會主席國,已經開始協調組織有關國家共同開展柬埔寨另外一處重要世界文化遺產——柏威夏寺保護修復工作。
  
  “中國隊”滿世界修文物
  
  邀約已排到明年
  
  隨著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的增多,中國參與的國際文物保護工程與聯合考古工作正在遍及越來越多的國家和地區。初步統計,“中國隊”已經受邀參與了十余個國家的文物修繕工程:2013年11月,承擔援助蒙古國搶救科倫巴爾古塔保護工程搶險維修工程設計與施工項目,經過3年工作完成修復任務;2017年4月,援助烏茲別克斯坦希瓦古城歷史古跡保護修復項目開工,預計今年內竣工;2017年8月,援助尼泊爾加德滿都杜巴廣場九層神廟修復工程正式啟動……
  
  當下,“中國隊”正在全世界各地忙碌著。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在尼泊爾、塞爾維亞、埃及等國家開展工作;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的工作地點是沙特、法國、希臘等國家,北京大學在肯尼亞,西北大學在烏茲別克斯坦等。
  
  明年的“邀約”都已經排上日程。國家文物局介紹,中法雙方將在2020年確定巴黎圣母院保護修復合作的主題、模式及中方專家人選,盡早選派中國專家與法國團隊共同參與現場修復工作。
  
  中國參與國際援助項目尤其是文物保護與聯合考古項目絕非單向的,對于文物保護本身更多的是互相學習提高的過程。以柬埔寨吳哥古跡保護項目為例,在與幾十個國家“打擂臺”的過程中,中國文物工作者就經歷了從單純注重維修工程,到工程實施和學術研究并重,再到依靠學術研究推動工程實施,依靠工程實施帶動學術研究的深化過程。“通過文物援外項目,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了解了其他國家在那百十年、幾十年工作的研究成果,以及項目組織、管理方式,在科學研究、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團隊建設等諸多方面,積累了成功經驗,獲得了新的發展路徑。這可謂參與國際援助與合作項目的意義之一”,中華文化遺產研究院科研與綜合業務處處長孫波說。
  
  觀點
  
  中國文化在國際舞臺的亮相
  
  “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以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在確定中方將參與巴黎圣母院修繕后,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如是說。
  
  開展文物保護與聯合考古項目,已經成為拓展文化交流互鑒、做好國家外宣、促進民心相通的新途徑。柬埔寨的一位前國家領導人曾說,吳哥是柬埔寨人民最珍貴的文化遺產,修了它,就抓住了柬埔寨人民的心!雖然文物保護項目工程量不夠大,資金投入不算多,但是當歷史和文化成為紐帶,這個項目起到的作用就會不一樣,這是一般工程難以比擬的。
  
  隨著一系列文物保護援外工程的開展,中國在保護世界文化遺產的國際合作舞臺上,盡情展示中國擔當、中國智慧和中國技術。
  
  追訪
  
  中國文物援外依然有困境
  
  中國文物專家走出去,收獲榮譽的同時,也面臨重重困難。
  
  舉個例子,歐美發達國家在柬埔寨、埃及等地區已經開展了上百年的考古和文物保護工作,不僅對所在地人文地理、政治環境、人脈資源、歷史研究等各領域都有深厚的基礎,而且掌控重要國際文物保護組織的話語權。
  
  相對而言,“中國隊”中,熟悉外事工作要求和國際組織運作規律、熟悉國際規則使用與專業性國際交往規范、擁有深厚專業背景又能有良好的國際語言溝通能力的領軍人才屈指可數。
  
  緩解這種“窘境”,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開始嘗試與法國、德國、意大利等國外知名文物保護科研單位嘗試建立合作聯系,互相派員學習。
  
  另外,項目管理問題、資金管理問題等方面也存在困難需要解決。“但這些問題都是發展中的問題,發現問題也是解決問題的必經階段。文物部門要做的是以更加積極主動的姿態走向世界,以實際行動為中華文化軟實力的增強和國際影響貢獻自己的力量。” 談及未來,中國文物工作者充滿信心。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