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有多少版《蘭亭序》?

2019-11-18 10:25:14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內蒙古日報   作者 :   
  東晉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3月3日,王羲之與謝安、孫綽等41位軍政官員,在山陰(今浙江紹興)蘭亭“修禊”,每人作詩一首,王羲之為他們的詩文寫了序文。序文手稿被后人稱為《蘭亭序》。文中記敘了蘭亭周圍山水之美和聚會的歡樂之情,抒發了作者對于生死無常的感慨。《蘭亭序》被稱為3大行書之首,王羲之當年47歲,是他的巔峰之作,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可惜原本已經失傳。
  
  據史書記載,在唐太宗遺詔中,明確要求將王羲之真跡《蘭亭序》陪葬。民間也有《蘭亭序》隨武則天陪葬一說。真跡到底下落在哪兒,至今還是一個謎。
  
  后人看到的《蘭亭序》均為歷代的摹本、臨本以及刻本。現世比較有名的《蘭亭序》版本,有以下幾個:
  
  開皇本。“開皇”為隋文帝年號,一種刻本為“開皇十三年”,另一種為“開皇十八年”。此刻本字跡臃腫,因未見于宋人著錄,后人疑是偽造。
  
  神龍本。因帖前后印有“神龍”(唐中宗李顯年號)各半印得名。后人以此帖翻刻較多,故成一大體系。后經元代郭天錫以至清代翁方綱鑒定為唐馮承素摹本,現藏于故宮博物院。此帖于乾隆年間被刻于“蘭亭八柱”,列為第3柱。此帖為初唐墨跡,歷來很受推崇,尤其近年來經比較鑒定,多認為它是最接近真跡的,因此,身價尤高,學此本者眾多。
  
  虞世南臨本。傳為初唐虞世南所臨墨跡。元文宗時張金界奴將其上貢,后被皇帝鈐以“天歷之寶”印,故又名“天歷本”。帖后還有宋高宗“紹興”年號印,于乾隆年間被刻于“蘭亭八柱”列為第1柱。人常慕其“第一柱”之名而學之。
  
  褚遂良臨本。傳為初唐褚遂良所臨墨跡(列為“蘭亭八柱”第2柱),至明代被陳敬宗鑒定為“褚臨本”。因有的字筆法形態似宋代米元章,故又稱“米臨本”。
  
  定武本。為石刻本。傳為初唐歐陽詢臨本,據載從五代石晉開始流傳(當時不作“定武”之稱),契丹耶律德光從中原得此,攜于真定。耶律德光死后,此石被棄山中,宋太宗趙光義年間被一位“李學究”所得。“李學究”死后,其子為還債取出,被定武太守宋景文收入公庫,因此得名。宋代熙寧年間,定武太守薛師正之子薛紹彭將原石損去“湍、流、帶、右、天”5字以區別于翻刻本。宋代大觀年間,原石被收入宣和殿。“定武本”于宋代最流行,翻刻最多。
  
  玉枕本。傳為歐陽詢臨蠅頭小行楷,刻于禁中,可能是“定武本”的前身,又名“袖珍本”。又有賈秋壑以“定武本”縮寫成者。
  
  穎上本。《思古齋黃庭蘭亭》中見,傳為“褚本”中最佳者,出于安徽穎上井中,又名“穎井本”。原缺數字,后有翻補,甚差。
  
  黃絹本。亦稱“洛陽宮本”,帖中“領”上加了“山”,世稱“領字從山本”,傳為“褚本”(明王世貞藏)。也有說“黃絹本”與“領字從山本”不同,但同出于一個祖本或宋人“游似本”。
  
  陳鑒本。明代陳緝熙所收,并在前加一偽本。傳為“褚本”,陳緝熙好勾摹,多以此刻石。曾失15年后復得,故多刻之,共與好事者。
  
  “定武”體系中其他本。如“國學本”“何氏東陽本”等都屬“定武”體系。“國學本”于明初由徐達從“天師庵”送至國子監,又稱“天師庵本”,比東陽何士英藏本為優。另有“榮芑本”,五字未損,僅遜“落水本”。
  
  《蘭亭八柱帖》。雜帖。清代乾隆四十四年(公元1779年)以《蘭亭序》臨摹本墨跡3種上石,共分8柱:第1柱為虞臨本(張金界奴本),第2柱為褚臨本,第3柱為馮摹本即神龍本。另外3柱為柳公權《蘭亭詩》3種,還有明代董其昌臨柳書《蘭亭詩》和乾隆臨董其昌本《蘭亭詩》共8卷刻于8柱之上,摹勒極為精美,傳本不多。“八柱”現在北京中山公園,已損。
  
  其他。此外據傳還有“洛陽本”“賜潘貴妃本”“薛稷本”“游似本”“上黨本”“米氏本”“薛紹彭本”等等。歷代相傳的不同本子不下百余種。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