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四堂,郭董羅王

2019-11-18 14:28:32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海南日報
  “甲骨四堂”指的是甲骨文研究領域中四位著名的學者,無巧不成書,他們的字號中都帶有“堂”字,分別是“雪堂”羅振玉、“觀堂”王國維、“鼎堂”郭沫若、“彥堂”董作賓。甲骨四堂問道有先后,治學方向也各有不同,但是對甲骨文的研究來說,四人所起到的作用都是舉足輕重的。后世學者將四人的成就概括為:“自雪堂導夫先路,觀堂繼以考史,彥堂區其時代,鼎堂發其辭例,固已極一時之盛”。
  
  “雪堂”羅振玉是個人才,他是晚清的重臣,卻對甲骨文情有獨鐘。羅振玉從1906年開始收集甲骨,可以說是中國系統研究甲骨文的第一人。若論起收藏甲骨的數量,恐怕無人能與羅振玉相比,兩三萬片甲骨的收藏總量不要說個人,就是裝備一個博物館也是綽綽有余。羅振玉不但自己研究甲骨文,其子羅福葆、其曾孫羅衛國也都是研究甲骨文的專家。在甲骨文研究領域,羅氏一門源遠流長。
  
  “觀堂”王國維是個通才,被稱為“中國近三百年來學術的結束人,近八十年來學術的開創者”,他寫過《人間詞話》,可稱一代經典。王國維對甲骨文的貢獻主要是按照資料記載來考訂出這些甲骨的產生時間。王國維既重視歷史典籍又重視出土文物,并提出了“二重證據法”,成為后世歷史學研究領域的不刊之論。王國維與羅振玉代表了早期甲骨文研究的最高水平,兩人的成就并稱為“羅王之學”。
  
  “鼎堂”郭沫若是個天才,他涉足甲骨文研究的時間較晚,但成就卻是最突出的。郭沫若研究甲骨文始于其流亡日本期間,當時,蔣介石政府全國通緝郭沫若,不得已,他只好遠赴東洋。由于不能公開發表文學作品和言論,郭沫若便投身于甲骨文的研究之中,十年隱默,郭沫若在文學創作領域幾乎是一片空白,然而卻留下了大量關于甲骨文研究的著作。新中國成立后,郭沫若在忙于國事之余,仍堅持甲骨文研究。據統計,郭沫若一生涉及甲骨文方面的文字就有七八十萬字,甲骨四堂之中郭沫若的成就可以說是最大的,難怪乎在四人的排序中,郭沫若名列首位。郭沫若堅信人民才是歷史的主人,他的甲骨文研究是學術,是自己的生命,更是對祖國、對人民的愛。
  
  “彥堂”董作賓是個專才,董作賓天生勤奮,由于家境貧寒,少年時代曾經靠在北京大學給別人抄寫講義為生。其勤奮得到了馮友蘭、顧頡剛等名家的賞識,特許其在北大旁聽,從此,董作賓的甲骨文研究道路開始了。董作賓對甲骨文研究了六十余年,著述二百余萬字,不僅如此,董作賓曾于國內外多地任教,每到一地,他就將自己的甲骨文研究帶到此處。董作賓讓世界認識了甲骨文,同時,讓甲骨文研究得以遍地開花。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