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舞臺,靠啥贏得掌聲

2019-11-19 09:23:09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   崔佳 彭國威
  核心閱讀
  
  重慶奉節既立下硬規矩,促進演出市場有序健康發展,也做好軟服務,孵化有內涵、接地氣的特色節目,鼓勵有水平的演出團隊參與送文化下鄉。歡樂的小品、優美的舞蹈……這個小縣城出現了越來越多有趣、有益、有觀眾的舞臺,演出的紅火,讓這里的鄉村生活更加精彩。
  
  落日余暉還未散盡,重慶市奉節縣公平鎮車家社區廣場已經熱鬧起來。附近的村民三五成群地往舞臺邊聚攏,等待著即將“送”到的文藝演出。
  
  夜幕降臨,聚光燈亮起,對著千余名觀眾,奉節匯愛演出隊開始表演小品《無事酒》。節目演完,臺下掌聲陣陣,社區居民楊運蘭感嘆:“村里以前‘無事酒’成風,像個沉重的包袱壓得人喘不過氣來,這個小品演得真生動。”
  
  有趣、有益、有觀眾,這樣的鄉村舞臺,近一年來在奉節越來越多。
  
  編排特色節目,提高演出質量
  
  過去,奉節的民間文藝市場并不盡如人意。許多演藝團隊的節目或多或少存在低俗內容,“迎合”而非“引導”觀眾。而且大家往往從網上下載別人的節目照著排練,沒有像樣的編排,也沒有地域特色。
  
  改變始于去年5月。《奉節縣規范和加強農村演出市場管理工作方案》《奉節縣農村演出市場紅黑名單管理辦法》等文件相繼出臺,鼓勵引導以展現本土優秀傳統文化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內容的節目演出,促進當地演出市場健康發展,引導群眾提高對文藝作品的審美品位。
  
  奉節縣文化館化身免費的內容“孵化場”,專業老師結合當地特色,編排了豐富多彩的節目,免費教給各演出隊。“專業老師為我們編排了10多個全新節目,既有內涵,也接地氣,比我們過去演的精彩多了。”奉節縣金鴻演出隊總經理柯桂平點開手機里的視頻,展示他們改編后的舞蹈《江山》。
  
  有了規范管理和優質內容補給,全縣100余個農村演藝團隊實現了成長甚至蛻變,當地的鄉村舞臺有了更多精彩的節目。節目品質上去了,市場價格隨之“水漲船高”。“以往一場演出的報價普遍在1000元左右,現在價格基本在2400元以上,和幾年前完全不一樣了。”柯桂平算起了賬。
  
  此外還有政府補貼。為了提高演出市場的節目質量,奉節加大了扶持力度,對按程序到縣文化委、文化執法大隊和鄉鎮(街道)文化站備案且節目內容符合審批要求的演出團體,給予每場演出50元的獎勵,有100名以上的觀眾、反映良好的演出,再多補貼50元。“別看單場金額不多,團隊一年如果演上100場甚至數百場,補貼金額少則幾千元,多則能上萬。”奉節縣文化市場綜合執法支隊支隊長余剛介紹道,截至今年9月底,全縣農村演藝團隊備案演出已達6726場次。
  
  鼓勵劇團升級,推動文化下鄉
  
  “大家一定要記住,不許再整‘無事酒’。”《無事酒》中駐村干部的宣講如同“話家常”一般。
  
  “我們鼓勵演出團隊創作、編排、演出更多以扶貧、鄉村振興、文明風氣等為主題的節目,對形式新穎、內容健康、社會反響好的節目予以獎勵。”奉節縣文化館館長黃雄文說。
  
  為了進一步推動正規演藝團隊的“提檔升級”,奉節每年還要舉行“農村演藝團隊大比武”,給予優秀團隊獎勵并邀請其參加當地的春晚,營造“你追我趕”的氛圍。“去年的大比武,我們分別拿下了雜技、歌唱第一名,外加一個舞蹈第三名,得了2.2萬元獎金。”提起這個,重慶傳惠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胡超很高興。而表演舞獅的劉海龍則有點兒不服輸:“莫得意,今年我們再戰一場。”
  
  如今,奉節將優秀劇團、優秀劇目納入物聯網管理,納入政府采購范圍,使更多市場主體能參與送文化下鄉,豐富鄉村文化的內容。“我們去年承擔了公平鎮21個村社的送文化進村活動,每場收入有2000元。”奉節匯愛演出隊隊長游秀平說。
  
  “為了推動送文化下鄉,市里每年的財政資金加上縣里的配套資金,要花近170萬元。”黃雄文介紹。但并非每個演出團體都有資格下鄉,為了給鄉村真正帶去有水平的文藝演出,文化館拉緊了審核這根弦。按照規定,只有所有演員拿到了培訓證,演出團體才能辦理演出許可證,再達到不低于15人的演出隊伍規模后,才具備資格申請參加送文化下鄉活動,這道門檻能敦促演出團隊向上發展。“去年報名考培訓證的演員,至今還有10多個沒有通過考核。”黃雄文說。
  
  有了資格也不能掉以輕心。“每一場文化下鄉活動結束后,演出團隊都需要和當地宣傳委員和文化站工作人員確認,同時得到效果評價。”黃雄文說,這個打分,會計入年終評審總分值,一旦演出團隊水平下降,就有可能被淘汰。
  
  實時評價效果、嚴審演出資格,今年年初,奉節參與送文化下鄉的團隊由去年的33個縮減到了14個。“實際淘汰掉的只有3個團隊,其余的團隊是在市場的檢驗中,主動完成了資源整合、抱團發展。”黃雄文解釋道。
  
  政府加強服務,演出走到外地
  
  “規范農村演出市場,受益的不僅僅是演出團體,政府也同時實現了‘減負’,這是一個雙贏。”奉節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吳康軒說,縣里進一步推動了從“管理型政府”到“服務型政府”的轉變。
  
  長期牽頭負責送文化下鄉的文化館“松綁”了。以前,送文化下鄉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文化館自己排演節目,可館里演員不夠,只得從音樂協會、舞蹈協會等各個部門抽調文藝骨干臨時組團,這樣“拉人頭”的方式讓人力成本非常高。
  
  文化館的專業培訓老師加上返聘人員,目前僅12人。但按照要求,全縣每年要組織180場送文化進鄉鎮和1320場進村社的演出任務,任務太重,往往得分三四輪才能完成。“而且大伙兒只能用業余時間排練,水平也參差不齊。”說起過去,黃雄文直搖頭。
  
  現在,更多優秀的農村演藝團隊加入了送文化下鄉的隊伍,文化館的定位發生了轉變,主要是做好“服務員”,嚴格審查入圍團隊的節目,保證演出質量。
  
  “分身”有術,也就能自我“加碼”了。“按照縣里要求,今年上半年,我們增加了210場送文化進村社活動,重點宣傳脫貧攻堅工作。”黃雄文說。
  
  不僅如此,奉節縣的幾個演藝團隊還表示,他們接到的縣外演出邀請也越來越多了,“以前是請人來,現在是被人請”。走出奉節,他們在周邊不少地方也演出了名聲、站穩了腳跟。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