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科創為何頻出“女將軍”

2019-11-19 09:41:58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文匯報   作者 :   
  女科技工作者詩歌創作活動頒獎。中科院院士葉叔華、中國第一位女天文臺臺長在會上講話。 上海市女科學家聯誼會成立于1989年,經過三十年的發展壯大,已經成為擁有340多名高知女性的社會團隊。作為上海女科學家的集聚地,聯誼會一直以科學報國、奉獻社會、服務會員為中心,團結和引領廣大女科技工作者在聚力科技創新、服務知識女性、植根社會公益等方面發揮了重要的橋梁紐帶作用。
  
  在過去的三十年里,這個集體中產生了四位院士,獲得過省部級以上科技進步獎,省部級以上“三八紅旗手”“巾幗建功標兵”等各類獎項榮譽上百個。值得高興的是,聯誼會理事長耿美玉團隊的抗阿爾茨海默癥新藥GV971也于近期批準上市,這項老年癡呆癥的世界級創新新藥,凝結著耿美玉團隊22年的心血,也是這個集體共同的期盼與驕傲!春風化雨、潤物無聲,女科聯的接力棒傳承了整整三十年,女科聯的精神也正在星火相傳,發揚光大。
  
  從中國第一位女天文臺臺長葉叔華、到突破激光聚變裝置關鍵元器件材料的胡麗麗,再到最近拿出治療阿爾茨海默病“中國方案”的耿美玉,上海許多原創性科研成果背后,往往有一個靚麗的身影。日前,上海市女科學家聯誼會成立三十周年紀念大會暨上海科技女性創新文化研討會在科學會堂舉行,會上為人們揭秘了上海這座城市為何能源源不斷孕育出“她力量”的秘密,而科創中心建設如何用好“她力量”,也成為熱議的話題。
  
  上海發展的源頭,就有“她力量”
  
  在“婦女能頂半邊天”的中國,男女平等的觀念早已經深入人心。然而,直到2017年,中國科學院中女性的比例也只占到6%。但是在上海,女科研工作者的比例卻大得多。根據市統計局一項統計表明,2017年上海女科技工作者人數已占總數的1/3。
  
  “上海這座城市從發展的源頭,就離不開職業女性的推動。”作家陳丹燕從城市發展的角度解釋這一現象。上海是全國最早出現職業女性的城市,在上海檔案館中,記錄著女性最早從事的兩種職業,電話接線員和護士。“當女性有了工作,有了經濟來源,就可以更從容地去思考自己到底想要過一種什么樣的生活。”陳丹燕說。
  
  在做科學研究時,女性的細心、耐心和韌勁往往有助于她們在職業上走得更遠。中國首位諾貝爾科學獎得主屠呦呦帶領團隊進行了191次實驗,才從青蒿中發現了真正的有效成分。中電科二十一所電機事業部高級工程師張艷麗說了這樣一件事,有一次她和同事走進一個車間,出來后就吐了,隨后在床上躺了三天,因為人對車間里的某些氣味嚴重過敏。想到今后經常要和這個氣味打交道,和她一起的兩位男同學選擇了辭職,但她留了下來。因為這份堅持,她現在已經是嫦娥三號、嫦娥四號上14個電機的“母親”。
  
  事業與生活,選擇更多元化
  
  作為一名女性科技工作者,如何平衡家庭與事業是個繞不過去的問題,上影集團科教電影制片廠導演孫嘉翊發現,比起老一輩的女科學家,當代年輕女性對于這個問題的答案更豐富多彩。“有的老師會直接提出‘抗議’,認為這是性別偏見;有的人則說這不是問題,完全可以既做好工作又照顧好家庭;還有人說先生承擔了更多的家庭責任。”孫嘉翊說,她認為,回答多元化體現出女性的自主意識,在面對岔路的時候,女性知道自己要什么,并能為之做出努力。
  
  孫嘉翊還希望能破除人們對女科學家的一種偏見——即一提到女博士、女科學家,就認為他們不修邊幅,是“滅絕師太”,但是她采訪了許多女科學家發現,科學界里事業頗有成績的女性,一般也都擁有幸福的家庭,各方面人際關系也不錯。比如,她在拍攝復旦大學生命科學院遺傳所教授王紅艷時,拍攝每進行一段,對方就要換一套漂亮的衣服。女科學家在生活上是如此精致,在工作上又能做到一絲不茍。
  
  中國科學院院士王恩多對此深有感受,她說女科學家既服務好了大家,也照顧好了小家,她們了不起。
  
  面對公眾,女科學家更有優勢
  
  作為媒體人,新民咖啡館負責人董純蕾發現一個現象,女科學家出場的科普活動,公眾參與熱情更高,認為這是女性表達能力更強,且更能以平等的姿態與公眾溝通的結果。
  
  比如新民咖啡館最近獲得的一期“爆款”節目是采訪中科院院士葉叔華,當問到要建一座什么樣的天文館時,她用平緩的語調娓娓道來:天文可以給人以更深的啟迪,讓我們知道在宇宙中的位置、知道我們在地球上的處境、知道我們下一步應該往哪里走……所以我拜托在座的各位一定要把這個事情做好。幾句簡單的話卻有觸動人心的力量,甚至催人淚下。
  
  當下科技工作者不僅要面對研究本身,也要面向公眾,女性善于溝通的能力在這時就顯得尤為重要,“許多時候,讓公眾理解你也是促進你研究的力量。”董純蕾說。
  
  “不會有人因為你是女性而照顧你,也不會有人因為你是女性而為難你,關鍵是你自己要具備競爭力。”中科院院士王恩多的話被許多在場的女性科研工作者復述,在她們看來,一個寬松包容的環境是激發她們創新潛力的關鍵,而如何發揮出更多“她力量”,則是上海科創中心建設的重要課題。
  
  女科技工作者逐夢新時代
  
  她們不畏陡途險峰,用堅韌毅力取得令世界矚目的科研成果;她們不問付出得失,用熱心熱情為社會公眾傳播科學火種;她們將改革創新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液,感染更多有科研夢想的青年科技工作者,耳濡目染間,已照亮了后起之秀的未來之路。在日前舉行的上海科技女性創新文化研討會上,上海市婦聯主席徐楓的這番話引起了許多人的共鳴。
  
  對女性來說,這是最好的創新時代。說起創新文化,上影集團科教電影制片廠導演孫嘉翊說了這樣一個故事,70年前,有一位從事文化研究的學者整理了世界上許多民族的神話故事,結果發現女性在其中總是扮演著三種固定的角色:善良的助力者、邪惡的誘惑者和被毀滅者被犧牲者,那時的人們是無法想象女性和男性一樣,執寶劍、斗惡龍,最終成長為保家衛國的英雄,而現在的電影中,“神奇女俠”們比比皆是。
  
  笑稱“數學成績不好”的著名作家陳丹燕表示,獨生子女家庭讓父母在女孩身上投入的教育資源和男孩一樣多,這種“全力以赴”有助于她們成才。在陳丹燕看來,隨著獨生子女成長為社會中的骨干力量,中國女性科學家會越來越多。
  
  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教授雷群英表示,大學里的女研究生、女博士生很多,但真正深入科研領域統領一個項目的女性相對來說還是少數,這并不是因為女科學家在工資待遇、申報課題、爭取經費等方面受到了性別影響,而是科研女性在職業生涯中依然會遭遇“透明天花板”——生理條件和社會對高學歷女性的某些偏見,比如是不是要讀博士、是否選擇科研等。她認為,時代發展已經讓女科學家從跟隨者到伴隨者,許多原創的科研成果是女性提出的,拿諾獎的女性人數比例也在上升。
  
  上海市科技工作黨委書記劉巖表示,上海科技女性們用智慧和汗水建設創新之城的奮斗精神已經深深的鐫刻在上海的文化基因之中。在這份優異的答卷中,有三點寶貴的品質值得弘揚:一是果敢擔當,在重大任務時刻,巾幗不讓須眉,以具有前瞻性的眼光,用女性的力量撐起科技半邊天;二是善于創造,在漫長艱辛的科研過程中勇于突破,又能樂觀豁達地面對失敗和挫折;三是蘭心慧質,策劃的每場科普活動,講述的每個創新故事,是對科學豐富深沉的熱愛,也是為社會厚植創新土壤的真情期許。
  
  在過去三十年里,上海的女科學家們勇攀高峰,為上海的科技創新撐起了“半邊天”,未來要讓更多的上海女科學家們積極投身科技創新主戰場,在揚帆啟程、逐夢遠方的“中國號”巨輪上,閃耀靚麗身姿和智慧之光,共同譜寫“巾幗建新功、共筑中國夢”的華彩樂章。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