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草中國》征戰黃金檔 為何敢與綜藝爭鋒(組圖)

2016-06-08 11:28:55    所在頻道:  行業評論頻道    來源: 北京晚報
http://www.crfqgu.tw/uploadfile/2016/0608/20160608113125294.jpg
老傣醫康朗香用百年野生龍血樹干上的含脂木熬制七天,提煉出活血圣藥“血竭”。
http://www.crfqgu.tw/uploadfile/2016/0608/20160608113125982.jpg
俞伯堂是杭州百年老字號方回春堂的膏方掌勺,他不輕易收徒,要求是用心,誠心和良心。
http://www.crfqgu.tw/uploadfile/2016/0608/20160608113125111.jpg
老藥工劉香保是中藥炮制流派“建昌幫”的第十三代傳人,建昌幫炮制手法以毒性低藥效高聞名,附子在他的手中從劇毒之物轉換成了回陽救逆第一品。


  探尋道地藥材、還原炮制技藝、點撥醫藥原理,《本草中國》作為首部征戰衛視周五黃金檔的紀錄片與群星璀璨的綜藝真人秀正面碰撞,令人欣喜的是,周末熒屏上這段罕有的人文氣息并沒有被全盤娛樂碾軋到無立錐之地,反而,在江蘇衛視首播收視率高達0.83%,甚至超過了湖南衛視的王牌綜藝節目《天天向上》。在網上,這部紀錄片同樣吸引了大批年輕觀眾追捧評議。
 
  “全素人”的中醫藥紀錄片《本草中國》,處處顯露著與周五衛視爭奪戰的“格格不入”。打開電視機,名目繁多的中醫養生節目亂花迷人眼,明確定位于老年觀眾。為什么一檔不乏中老年收視群體的中醫藥節目,非要擠入黃金檔期,與一票熱門綜藝爭奪年輕觀眾?總導演干超的解讀是,這與之前央視紀錄頻道播出的一部《我在故宮修文物》在年輕群體中意外火爆同理,都讀懂了年輕人不愛聽說教的心理,還有就是對工匠精神很著迷和對文化的堅守。
 
  有人在,知識不會枯燥
 
  一直以來,在人們的意識里,中醫與西醫的區別,也就是古老與年輕。中醫藥充滿魅力的同時也略帶神秘感,甚至社會輿論上的玄妙解讀方式,都讓人與之初接觸時略帶茫然。《本草中國》總導演干超坦言,這個由年輕人組成的紀錄片攝制團隊,在中醫藥題材面前不可避免地有著距離感。而最終打動他們的是醫理藥理背后蘊藏的傳統文化。干超對一部名叫《滿山紅柿》的日本紀錄片印象深刻的是其中一句話:秋天柿子成熟的時候,只會把樹上一半的柿子摘下來,另外一半留給過冬的鳥吃。他覺得,這句話,讓一部紀錄片能承載民族的文化認同和生命觀。
 
  于是,《本草中國》棄用了傳統的宣講和人物傳記式的敘事手法,與《舌尖上的中國》一樣由故事切入,把深奧的中醫藥文化,融入到普通藥工、藥農、藥師和醫師的真實故事當中去,與實實在在的人和生活軌跡同步。第一集《時間》中,觀眾被時間與藥材之間的微妙聯系所打動:藏紅花要早晨摘下,中午送去烘干,隔夜價格就會下降;陳皮需要反復晾曬,晾曬時間越長越好;天麻需要和蜜環菌與木材一同埋藏在地下進行共生,才能發揮出最大的藥效。時間與生命,發生了難以言喻的奇妙關系。
 
  上周五剛剛播出的《雙面》一集,則是將中國古代文明中的陰陽之道在中藥上的表現,用豐富的畫面將其中的基礎邏輯細細捋順道來:劇毒的附子在怎樣精妙的炮制技法下轉化成“回陽救逆”的治病良藥;百年何首烏“生瀉熟補”“生熟異治”功效的發現中,凝結了怎樣的人類智慧。紀錄片以時間為線索,以講故事的形式配以精煉字句描述重要中藥用途,輔之從生長采摘到炮制入藥的全過程,深度和趣味并重,令知識類紀錄片看起來不再枯燥常規。
 
  中藥里,解讀天人合一
 
  中醫藥在中華傳統文化中薪火相傳,卻在近現代被西醫“邊緣化”,面臨著不被信任,甚至是“偽科學”的窘境。若不是屠呦呦斬獲諾貝爾醫學獎,中醫藥依舊被世人所誤解。在此背景下,《本草中國》的適時推出,尤有其鮮明的時代意義。紀錄片里,中醫藥不再玄秘,而那些守護中醫藥傳統的藥人故事更打動人。出品方上海篤影文化傳媒CEO孫煜表示:“早在2013年,我們就謀劃要做這樣一部大型的中醫藥題材作品,去記住一些人,記住一些技術,記住一些即將消失在我們身邊的東西。我們想做的是感動生命的奧義。”
 
  為將個體記錄與群體描述完美融合,干超帶領團隊用整整兩年的時間做足田野調查,他說:“看過日本的紀錄片之后,我總是想,我們中國何嘗沒有這樣的工匠精神,何嘗沒有這樣的生命關懷,何嘗沒有這樣博大精深的文化,只是我們做紀錄片的時候,有的時候可能太看重一些表面繁華的東西,可能沒有真正地深入到文化的肌理去做一些研究。”
 
  沉浸于每一味藥材的尋找,每一個醫者、藥人的尋訪當中時,攝制組的年輕人逐漸進入到藥人的生活甚至觀念里,甚至很多人都從根本上改變了,在干超看來這是一種對自然、對天人合一,對中國文化,對生命觀念的一種變化。“做這部《本草中國》,不是說要靠它就能完成弘揚中醫藥的宏偉目標,而是為了讓更多人能夠走進中醫藥,在這個世界里尋找更多有趣的,對身體、對精神世界的滋養。把中國的文化、中國人的精神能夠先普及到中國的大眾,然后再做成國際版傳播到海外去。我們花兩年時間做這樣一件事情,是值得的。”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