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推廣數字化技術:從觀到賞的橋梁(組圖)

2017-09-04 15:21:29    所在頻道:  名人觀點頻道    來源: 廣州日報
http://www.crfqgu.tw/uploadfile/2017/0904/20170904034030825.jpg
敦煌研究院近年來一直在做敦煌壁畫的數字圖像采集。
http://www.crfqgu.tw/uploadfile/2017/0904/20170904034031375.jpg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藏中國藝術品。
http://www.crfqgu.tw/uploadfile/2017/0904/20170904034031878.jpg
意大利的烏菲齊博物館藏米開朗基羅的作品。
  最近有一系列的消息:臺北故宮博物院開放了七萬張文物圖可免費下載。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開放了37.5萬件高清圖像資料并免費下載。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開放35.3萬卷中文善本古籍的高清圖像、插圖中的羅漢像可看清每一筆的細節。還有意大利的烏菲齊藝術博物館很早就開放了藏品資料、其圖像的分辨率達到4000萬~1.5億像素。據稱可無限放大。
 
  曾幾何時,擁有圖像采集權和專業技術的日本二玄社的古代繪畫復制品,成為專業院校學生的主要學習的臨摹品。如果古代繪畫的數字圖像的開放,對藝術家和研究者,無疑是最大的福音。
 
  數字化技術的共享為“藝術”帶來了什么福利?為大眾藝術普及具有什么意義?廣州日報記者采訪了廣州美術學院王見教授。他長期的美術館工作經歷以及長期從事中西繪畫的比較研究,他的觀點對藝術藏品如何進入當代生活具有啟發意義。
 
  廣州日報:您長期在美術館工作,據您了解,藝術藏品對中國公眾開放的現狀是怎樣的?
 
  王見:相對而言,中國數字化的技術對中國藝術的貢獻和意義還比較遲鈍。因為中國很多重要藝術博物館的很多珍貴藏品還封存在庫房。
 
  中國藝術藏品對公眾開放的歷史還不長,藝術品欣賞由貴族轉為民間的時間也很短。此外,藝術品的天價拍賣更讓民眾對“藝術”心生“高山仰止”之感。因此大眾主要還是想去故宮走走——看看皇帝的園子就算了,藝術藏品可看可不看。之后,大家又對敦煌的洞子有了興趣——這讓敦煌研究院叫苦不迭。其實壁畫也是可看可不看,多數觀眾只是慕名而來的一趟旅游。
 
  廣州日報: 藝術品數字化圖像共享將會對這種現象會有什么改觀?
 
  王見:我們對古代藝術“開放”的意義主要還是“旅游”“參觀”,重在“體驗”,體驗一種“逛”的感覺。這種“逛”式體驗也無可厚非,但對故宮和敦煌等機構又帶來“開放”與“保護”的兩難。
 
  開放的數字圖像,就可以把“逛”提升到“賞”,加強到“學”,發展到“研”。把“豐富人民群眾文化生活”的目的,改善到“提高人們生活品質和文化素質”的目標。
 
  廣州日報:中國的美術館和博物館與數字圖像開放似乎并不積極?
 
  王見:中國的美術館和博物館有一個很大的誤區,就是不停地舉辦各種名目的展覽,實際上是不斷的強化和提倡“逛”館的意義。奇怪的是,國家歷史博物館不停地舉辦美術展覽——完全不務正業,與中國美術館唱對臺戲?再說中國美術館,馬不停蹄地辦各種各樣的個人展覽——是畫廊?還是展覽中心?方向值得商榷!
 
  中國人口眾多,邊遠地區的人民,尤其是邊遠地區的少年兒童很難到北京參觀和見識國家博物館藏品,如果館內藏品通過數字圖像并結合中國歷史廣泛傳播,效果會很明顯。
 
  廣州日報:您覺得現在的美術館太過于“高大上”了,不接地氣?
 
  王見:國家級的美術館和博物館主要的是藏品陳列。藏品的研究和陳列具有構成一個國家和民族“藝術史”的意義。由此,供人民從參觀到學習,從學習到研究。因為學習和研究并不是專家和研究人員的事情,主要對象是人民,人民才是藝術的主人。這不是唱高調!所謂一個國家文化的軟實力,一定不是指“專家”的軟實力,而是由人民的文化素質才能構成國家力量的“軟實力”。
 
  廣州日報:對博物館處于“開放”和“保護”兩難這種狀況有什么好的建議呢?
 
  王見:國家級和省級的博物館及美術館,不能盲目辦展,要辦藏品長期陳列展,不能讓藏品僅僅待在庫房,不能讓自己國家的文化史和藝術史僅僅出現在教科書里,也不能讓美術館履行“展覽中心”的工作和任務,更不能把美術館、博物館變成“展覽中心”和畫廊。
 
  再說了,藏品不能在庫房長期存放,否則對藏品十分危險。即便藏品在長期穩定的溫濕度的條件下固定存放,也會與藏品的過分展覽和溫濕度不穩定一樣,都會對藏品造成損害。所以美國大都會博物館、法國盧浮宮等都會不時地變更一些藏品和展覽位置,都是出于保護的措施和意義。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故宮每年都要舉辦全國書畫文物調展,其中的重要意義就是“曝畫”,使“開放”和“保護”相輔相成。
 
  如果積極運用數字化的技術和手段,廣泛地向社會公眾開放藏品圖像資料,則是有效解決藝術藏品“藏在深閨人未識”的良策,是“開放”和“保護”得到平衡的良方。
 
  廣州日報:但中國藝術藏品的圖像資料起步較晚,存在哪些問題?
 
  王見:一是觀念老舊。藝術機構普遍對藏品抱有“藏寶”的心態,其公共和共享的意識十分淡泊。二是美術博物館工作嚴重錯位。藏品多壓箱底、不登場,完全忽略長期陳列。三是藏品數據發布的工作量巨大。需要長期持續整理,才能發布。如果成千上萬的藏品數據能夠發布,則一定是長期工作的結果。例如敦煌研究院邀請美國蓋蒂中心采集敦煌壁畫數據已數十年不斷,至今還在持續。因此,數據發布顯示了藏品的建檔研究等有完整的機制。然而這是一種十分嚴謹,工作量十分龐大,專業要求較高的工作。就此而言,從國家到地方的美術館都難以有足夠的人力和資金在較短時間內完成數據采集和圖像發布的工作。
 
  廣州日報:通過數據化的形式和技術傳播藝術對公眾的影響主要在哪?
 
  王見:時至今日,如果文化資源還不能變成民眾的普遍共享,那么中國文化軟實力的建設就是一句空話。而通過數據化的形式和技術傳播藝術,對中國這樣一個地區發展不平衡的大國來說尤為重要。
 
  藝術應該從藝術和藝術家、藝術殿堂、藝術圈子里解放出來,從藝術過分追求商業價值的變態中解放出來——讓藝術真正成為人民群眾生活的一部分。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