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斌俠:我在故宮講鐘表 講到講不動為止(圖)

2017-09-06 11:15:18    所在頻道:  名人觀點頻道    來源: 北京日報
http://www.crfqgu.tw/uploadfile/2017/0906/20170906112238946.jpg
67歲的高斌俠上周六向游客講解故宮的珍貴鐘表。
  嘀嗒、嘀嗒,老高抬起左手看了一下他的黑色老式鋼表,表盤顯示為下午1:20。經過故宮西華門時,日頭透過古柳映出斑駁的光,老高的后背已被汗水微微沁濕。
 
  老高名叫高斌俠,今年67歲,是首鋼的退休工程師。于他而言,這是一個平常的周六下午。自2004年底成為故宮博物院鐘表館志愿講解員之后,十二年間他就像一座精密的鐘表儀器,幾乎每周六有條不紊地行走在前往鐘表館的路上。
 
  “高老師您來了!新工作證可以領了。”在志愿者辦公室,已相識十多年的志愿者管理老師與老高熱情地寒暄,也提醒他換上第三個胸牌。換下字跡已經模糊的舊工作牌,老高把水杯裝滿,戴上那頂寫著“故宮博物院”、已有六七年歷史的遮陽帽,向鐘表館走去。
 
  下午1:40
 
  講解一分鐘,幕后十年功
 
  從志愿者辦公室到位于奉先殿內的鐘表館需要大約走十分鐘,而實際上老高有意將手表調快了一點,這讓他總能趕在1:40講解開始前幾分鐘從容到達。在離鐘表館不遠的路上,一個坐著輪椅的小伙兒吃力地手搖輪椅,面露窘色。老高自然地推起他行走,小伙兒最初難為情地擺手,后來滿懷感激地在老高的幫助下進入鐘表館。
 
  講解準時開始。“許多人可能覺得西方用槍炮打開了中國的大門,實際上更有趣的一種視角是,西方用自鳴鐘敲開了中國的大門。”站在一座由外國傳教士進獻的機械鐘前,老高從利瑪竇如何用鐘表贏得萬歷皇帝的青睞說起。游客越聚越多,卻出奇地安靜專注。老高就像循循善誘的老教師,讓一雙雙困惑好奇的眼睛變得心領神會。在講到鐘和表的區分時,老高有意先向大家提問,一位游客回答“大的是鐘,小的是表”,老高微笑補充道以機芯大小作為區分標準,不少游客恍然大悟地點頭。
 
  在這背后,是老高十余年來的積淀。從事志愿服務以來,只要遇到最新的關于鐘表的書籍,他都會如獲至寶地買下,前后已經投入了兩萬多元。書買得多了,老高對于不同書籍的學術水平和真實性也有所揀選。一次,他以三百多元淘到香港一家出版社出版的鐘表畫冊,其中有許多珍貴鐘表的精確尺寸數據,這令他頗為開心。
 
  老高告訴記者,“老重復一個稿子,就跟白開水一樣沒有滋味了,加入新內容大家聽著感興趣,我講得也有興趣。”在讀書中,他不知不覺寫下十余萬字的筆記,也把講解稿改了九版,使之在增刪中變得更有吸引力。老高的講解既有豐富的歷史細節,又不乏引導和互動,在他有限的講解時間背后,聽眾的追問也能夠一一得到回答,讓不少游客感嘆他知識廣博。
 
  下午2:00
 
  鐘表準時響,暗合一生摯愛
 
  下午2:00,工作人員將準時為幾座18世紀的珍貴鐘表上發條。距離兩點還有三分鐘時,老高暫停講解并讓出位置,讓聽眾走到玻璃墻邊靜候這一刻的到來。
 
  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玻璃墻內的銅鍍金轉花跑人犀牛馱表開始運轉,圍觀人群一片歡呼。指針上的彩色鉆石發出奪目的光彩,畫片上的小帆船也在碧波中往前行駛。這時的老高靜靜站在人群外層,臉上洋溢著愉悅。
 
  干了一輩子動力系統的廠礦安全管理工作,老高未曾料到另一種動力系統會成為他生命中的摯愛。上世紀五十年代,孩兒提時的老高在故宮看過鐘表表演,栩栩如生的機械人偶吸煙場景令他一輩子難忘。2004年初冬的一天,《北京日報》登載了一則故宮博物院面向社會公開招聘志愿者的消息。彼時的老高正思考如何使退休生活更有意義,看到招聘消息后,胸中涌起強烈的做故宮志愿講解員的愿望。老高用鋼筆工整地寫下申請書,親自送到故宮神武門接待站。
 
  從那以后,每周的講解服務成為老高的生活計劃。他的休閑娛樂也變成了閱讀明、清歷史書籍,甚至到北京手表廠等地遍尋鐘表的奧秘。從事教師職業的妻子鼓勵他堅持自己的愛好,不僅幫助他照料八十歲以后常常生病的父母,還常常作為第一位聽眾聽老高對著幻燈片講解,提出改進的建議。老高的生活沒有麻將棋牌,而是充滿古代機械藝術的不竭滋養。
 
  作為志愿講解員,老高也常常被請到學校、企業、社區和博物館開展講座。為了講得更生動,六十多歲的他學會了怎么做幻燈片,熟練掌握電腦技術。在志愿服務的動力下,老高的生活格外充實和與時俱進。
 
  下午3:30
 
  完成講解,下周還來
 
  下午三點多,老高的講解在四五十名游客的掌聲中落下帷幕。幾名游客依然圍住他追問,在3:30結束志愿服務之前,老高為他們預留了充足的交流時間。
 
  “爺爺您講得這么專業,是專門研究這一行的嗎?”一位即將去外地的女孩要了老高的微信,直言下次有機會仍要聽他講解。
 
  老高曾去過臺北故宮,發現那里有八十多歲的老人仍然堅持做義工。回來后他決定要一直講下去,“講到講不動為止。”如今,老高的志愿服務時間已經超過1000小時,為數萬游客進行了講解服務。
 
  組建于2004年的故宮志愿者隊伍,已經經歷了六次補充與交替,成長為220人左右的穩定志愿服務團隊。其中既有在校學生,又有涵蓋工程師、公務員、藝術家、教師等各行各業的文物藝術愛好者。像老高這樣65歲以上的志愿者約占10%,服務滿10年的有43人之多。在首批招募的志愿者中,依然有23人克服年齡問題和繁忙事務,堅守著志愿服務。作為最早的故宮志愿講解員之一,老高人生中的十二年都屬于這個旨在傳播傳統文化的“第二崗位”,拓寬了自己人生的寬度,也延續著故宮文物生命的長度。
 
  又是一次志愿講解完成,老高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出故宮。“鐘表都是有生命力的。”老高相信,鐘表不單是日常計時工具,而是一種鮮活的存在,“機械表能夠動起來,和人產生共鳴。”只要那動力不竭,老高就會一直走在讓更多游客與鐘表心靈共振的路上。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