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著名博物館“鎮館之寶”是如何誕生的?

2019-01-10 16:11:00    所在頻道:  名人觀點頻道    來源: 文匯報
  原標題: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人類對于歷史和藝術的認識一次次逐漸聚焦,共識才得以形成
                 世界著名博物館“鎮館之寶”是如何誕生的?
  
  隨著文博探索節目《國家寶藏》第二季的熱播,博物館里那些凝結著人類文明結晶的“鎮館之寶”們,成為觀眾熱議的話題——圍繞各家博物館該帶哪件重量級藏品上節目,網友們爭得面紅耳赤。
  
  究竟什么樣的藏品,才不負“鎮館之寶”的名號?各大博物館中牽引了人們最多目光的“鎮館之寶”,又是怎樣誕生的呢?本期“藝術”,聚焦博物館里的“鎮館之寶”。
  
  ——編者
  
  全世界的很多博物館中,都有一兩件被稱為“鎮館之寶”的藏品。它們往往受到社會的特別關注和尊重,為人們津津樂道,是公眾進入博物館中不得不看的展品,對于初到博物館的公眾來說更如此。
  
  博物館中的“鎮館之寶”,是所在國家以及博物館的驕傲。其歷史和藝術價值,足以代表社會或藝術發展過程中的重要性。那么,“鎮館之寶”又是怎么產生的呢?不是通過網絡海選或其它方式征詢、協商,也沒有博物館的公示或有相關文字的明示,它們往往來自社會的約定俗成,或者不約而同。實際上,“鎮館之寶”是在與博物館發展歷史相關聯的過程當中,或者是在人們對于歷史和藝術的認識發展中逐漸產生的。
  
  這種聚焦的歷史過程,是“鎮館之寶”產生的必不可少的過程;而這一過程,也應該成為“鎮館之寶”特別值得關注的內容。
  
  認可和認同,層層篩選出“鎮館之寶”
  
  說顧愷之《女史箴圖》是大英博物館的鎮館之寶,英國人未必認同
  
  這些屬于“鎮館之寶”的藏品是如何成為“鎮館之寶”的?很難給出一個“為什么”的解釋。實際上,最重要的還是來自公眾對于一件藏品的認可和認同。
  
  一件藏品能夠獲得公眾的認可和認同,定有其合乎規律的道理。法國盧浮宮中達芬奇的《蒙娜麗莎》,荷蘭國家博物館中倫勃朗的《夜巡》,荷蘭海牙皇家美術館中維米爾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德國柏林新博物館中的《埃及王后納芙蒂蒂的頭像》;美國芝加哥菲爾德博物館中的世界上最大的霸王龍骨骼,菲律賓自然歷史博物館中吉尼斯世界紀錄中的最大的鱷魚標本;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商代的后母戊方鼎,湖北省博物館中戰國曾侯乙青銅編鐘,湖南省博物館中漢代馬王堆T形帛畫,如此等等,都是公認的與之相應的所在館中的鎮館之寶。但確實也有像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這樣的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館機構,以及像大英博物館這樣的世界上最早向公眾開放的公共博物館,雖然藏品數量巨多,有很多具有重要的歷史和藝術價值,甚至聞名遐邇,但說不出哪件藏品是能夠代表該館的鎮館之寶。這之中,如大英博物館收藏有在中國被稱為“畫圣”的東晉顧愷之的《女史箴圖》,中國人可能會認為這是大英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它若在中國任何一家博物館中都會成為鎮館之寶,可大英博物館的專家以及英國人未必認同。
  
  毫無疑問,在一座博物館數以幾十萬、上百萬的藏品中找出一件有代表性的成為“鎮館之寶”,是有相當難度的。難度首先在難于形成共識,其二難在是否能夠鎮得住。而這之中形成共識是最難的,鎮得住與鎮不住只是相對而言。在一個具有歷史跨度而且有著不同品類的藏品中,選出一件作品來代表館藏的重要性,來鎮館,其難點因為不同歷史時期中不同的文化創造是難以替代的,也是難以比較的。每一座博物館都很難用一件作品來涵蓋它的所有,或者以此來代表它最重要的精彩。在一個不斷認識的時間的流逝中,人們逐漸會把視線集中到博物館眾多藏品中的某一件之上,或者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在介紹博物館藏品的時候,限于可能又都集中到一兩件重要的藏品之上,久而久之,約定俗成,就產生了代表性。與之相關的是,博物館的專業人員或社會各界,常常會深挖其中的歷史或藝術的關聯,并且賦予它很多的故事和內容,而且不厭其煩地去研究,包括去猜測它的所有,甚至不惜夸大它的社會影響以及藝術價值。由此也就形成了不約而同。
  
  共識的形成,不像“之最”那么容易
  
  甘肅省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東漢銅奔馬”,沒有某一方面的“之最”,但它自1983年被確定為中國旅游標志,有著廣泛的影響力
  
  所謂“鎮館之寶”,往往具有唯一性,獨特性,稀缺性,重要性,不可替代性,必須在歷史中、在學術上能夠表現其獨特的歷史和藝術價值。它們常常有著難以比擬的之最,如最大、最小;最高、最矮;最長、最短;最重、最輕;等等。當然,“之最”比較容易得到認可,可是,基于不同角度而得到不同看法的歷史或藝術中的許多方面,形成共識就不像“之最”那么容易。在一座博物館中,通常從專家到公眾都會權衡屬于“鎮館之寶”的藏品,對于博物館的重要性和代表性,以及它所相關聯的歷史時期、材質、品類等內容。而更多的是博物館之間的橫向比較,如青銅器與青銅器比,或許在各博物館的比較中,它可能是某一方面的“之最”,如“后母戊方鼎”的最重;“曾侯乙青銅編鐘”的最大;或許它沒有某一方面的“之最”,可是,它是館中最具代表性、最精彩的一件,在國內外也有廣泛的影響力,如甘肅省博物館的鎮館之寶、1969年10月出土于甘肅省武威市雷臺漢墓的“東漢銅奔馬”(別稱“馬踏飛燕”“馬超龍雀”等),論大小、重量,不及“后母戊方鼎”,論大小、規模,不及“曾侯乙青銅編鐘”,但它在1983年10月被國家旅游局確定為中國旅游標志,1986年又被定為國寶級文物,2002年1月被列入《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因此,“東漢銅奔馬”作為甘肅省博物館的鎮館之寶當無疑義。
  
  唯一性是比較容易確認“鎮館之寶”的標準之一,比如在自然歷史博物館中最大的恐龍、最大的鱷魚等等,這都是同類藏品或博物館界難以企及的,而公眾對于之最的興趣往往也是其吸引人的關鍵。獨特性是鎮館之寶的基本要求,表現在有著不同于其它的歷史和文化內涵,同一類別、材質等等在比較中表現出鶴立雞群的品質。稀缺性往往表現在材質方面,其珍稀的程度是關鍵。重要性往往關聯著學術性,或表現在歷史中的不可或缺,見證歷史而具有特殊的意義;或是藝術發展過程中的重要環節;或是著名藝術家的代表作。至于不可替代性,則是佐證歷史或說明藝術成就重要性的,而其它無法替代。當然,這之中的選項可能有一項就可令一件藏品成為鎮館之寶,也可以有多項。但是,對于像大英博物館這樣具有豐厚收藏的博物館來說,各個時代、各個文化類型、各個藝術品種,都有一流的藏品,即使說不出哪件是鎮館之寶,也不影響大英博物館的專業地位。
  
  顯然,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所反映出的社會對它的認同,有著豐厚的學術含量,重要的藝術價值,突出的歷史地位。所以,對于藝術博物館來說,在燦若繁星的歷代畫家中,即使在某一位畫家一生的作品中,能夠成為“鎮館之寶”那一定是最為突出的。如達芬奇的《蒙娜麗莎》,雖然達芬奇創作了包括《最后的晚餐》在內的眾多舉世名作,但人們對于蒙娜麗莎的微笑還是給予了特別的認同,這就是因為它在達芬奇整個作品體系中表現出來的不可或缺、無法替代。盡管它沒有《最后的晚餐》那樣巨大的幅面,也沒有《最后的晚餐》畫面中表現出的嚴密而復雜的內在結構以及經典的題材內容,可是,如果沒有《蒙娜麗莎》,達芬奇會黯然失色,盧浮宮也輝煌不再。
  
  那些鎮得住的故事,還將隨著研究不斷續寫
  
  《蒙娜麗莎》僅僅那神秘的微笑,數百年間就有無數的專家研究和闡釋過,這些內容都是達芬奇其他作品中沒有的
  
  當然,作為“鎮館之寶”的最具代表性藏品,都有特別能夠鎮得住的內容以及相關故事。《蒙娜麗莎》僅僅那神秘的微笑,就有無數專家研究和闡釋過,還有蒙娜麗莎的身世,包括達芬奇密碼等等,這些內容都是達芬奇其他作品中沒有的。《埃及王后納芙蒂蒂的頭像》中的王后納芙蒂蒂(Nefertiti,公元前1370年-1330年)是埃及法老阿肯納頓的王后,她是埃及史上最重要的王后之一,有著令世人贊嘆的美容。這件頭像從發現到流傳都是故事,當1912年德國的埃及考古學家路德維希·博哈特在埃及的阿馬納發現它以后,1913年將塑像運到德國,這是故事的開始。1920年7月,資助發掘的地產商西蒙將其獻給了新建成的普魯士皇家藝術博物館。二戰期間,它存放在法蘭克福的帝國銀行的保險柜中,幾經輾轉;直至1945年6月又回到帝國銀行。1956年6月,塑像被重新送到柏林,2009年10月柏林博物館島內新館完成,顛沛流離了多年的納芙蒂蒂塑像終于回到其在德國最初存放的地方,并成為柏林所有藝術品中的鎮館之寶。在荷蘭國家博物館中鎮館的倫勃朗1642年36歲創作的《夜巡》,是倫勃朗一生所畫500余幅作品中最特別、最重要的一幅。該畫以舞臺劇的方式表現了阿姆斯特丹城射手連隊成員的群像,射手們各自出錢眾籌請倫勃朗創作。可是,完成之后射手們卻不滿意,因為每人在畫面中的大小位置、光線明暗等等都不盡相同,由此他們發動市民們不擇手段地攻擊倫勃朗,鬧得整個阿姆斯特丹沸沸揚揚,最終酬金也由5250荷蘭盾削減到1600荷蘭盾,最為嚴重的是,此后很少有人再找倫勃朗畫集體肖像,畫商們也疏遠了倫勃朗,使得這位偉大的荷蘭畫家63歲時在貧病中去世。該畫一直被荷蘭王室所收藏,直到19世紀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成立后而成為該館的藏品。中國國家博物館中的后母戊方鼎以重達832.84公斤的重量成為中國青銅器之王。它于1939年3月在河南安陽武官村出土,為防止方鼎落入當時侵華日軍的手中又被重新埋入地下。1946年6月,當時的安陽政府一位“陳參議”勸說藏家把方鼎上交政府,于是重新出土后的它被運到南京,并于1948年首次在南京展出。1949年,方鼎擬運寶島臺灣而先期抵達上海,因為飛機艙門寬度不夠而不能上飛機,又回到南京藏于南京博物院。1959年,方鼎從南京調往北京,成為中國歷史博物館(今天的中國國家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可見,圍繞“鎮館之寶”,通常都有一些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從畫家到作品的創作,從發現、發掘到流傳,從作品自身到后人解讀,這些故事往往都會成為鎮館之寶的附加內容而使其饒有興味。無疑,每一件屬于“鎮館之寶”的那個寶都有其不同于一般的傳世過程,它們自身也都是學術研究的重要對象,而研究過程中的新發現則又豐富著“鎮館之寶”的內容,尤其在科技不斷發展的今天。如英國科學家借助3D技術、耗費500小時依據《埃及王后納芙蒂蒂的頭像》,為這位著名的古埃及美女塑造了逼真半身像。2018年2月14日晚,美國旅游頻道《未知的探險》播出了還原納芙蒂蒂面目過程的專題節目。顯然,這又在新的歷史時期用新的方式推廣了這一重要藏品,為其鎮館增加分量。
  
  什么時候去看,它都在那里,這是一種崇高的禮遇
  
  在中國,那些“鎮館之寶”都在國家公布的《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之中,不僅是限制出境,就是離開自己所屬的館都非易事
  
  對于世界各國的博物館來說,所謂“鎮館之寶”基本上都是釘在墻上或固定在某個位置上不能移動的,也有相應的國家法律規定它們不能出國、不能出館。如意大利烏菲齊博物館中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俄羅斯國家博物館中列賓的《伏爾加河上的纖夫》,都是釘在墻上的,什么時候去看都在那里。而在中國,那些“鎮館之寶”都在國家公布的《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之中,不僅是限制出境,就是離開自己所屬的館都非易事。這是各個國家、各個館給予自己國家、自己館中的珍貴文物和藝術品的一種特別的關照,因此,它們靜靜地陳列在博物館的主要展廳中,從展出空間的規劃、展出方式的設計,包括展柜的安排等等,都顯示出它的特別性,表現出特別的尊重。正像盧浮宮中的《蒙娜麗莎》,或是柏林新博物館中的《埃及王后納芙蒂蒂的頭像》,雖然尺寸都不大,但它們在所處的寬闊展廳中享受到了崇高的禮遇,是博物館中其它所展出的文物和藝術品沒有的享受。無疑,人們在每一家博物館中所看到的幾件受到特別尊崇的藏品,都表明了博物館對這些藏品的特別的態度。
  
  “鎮館之寶”的社會影響,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是通過方方面面而呈現出來的。后人的每一點努力,相關內容的每一點添加或發現,都是對于它的豐富和發展。或許這正是“鎮館之寶”另一方面的素質,而這并不是博物館眾多藏品中每一件藏品都具有的。
  
  (作者為知名藝術評論家、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93期历史记录